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映红的野杜鹃(四)  

2007-03-12 21:46:44|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突然发觉自己的这番话是多余的,因为在接下来的画面里,青青已经恢复了正常的情绪。

  那天,她像一个主人那样,请电视台的编导留下来吃午饭。

  她高兴地拎着菜篮子一蹦一跳,到岛上的一个小杂货店去买菜。一只小狗颠颠地跟着她跑得欢。

  她笑眯眯地拎着菜回来,挑水煮饭。灶炕里燃起的火苗,把她的脸映得红红的。一只小猫轻轻地依着她眯起了眼。

  饭桌搭在院子里。
   院子东,一只母鸡跟在一群小鸡后面咯咯地叫;
   院子西,两只小山羊使劲地拱着母羊的奶。

  编导们围桌而坐,等着青青的饭菜,也等着青青的爷爷奶奶收工回来。

  青青的爸爸自那次从上海回到大榭岛不久,就另外结婚,留下青青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

  这是一对慈祥的老人,当他们听着编导读那封妈妈给青青的信时,脸上始终堆着笑。他们并不报怨这个一去不返的儿媳,只是觉得太苦了孙女。

  这是青青最高兴的一天。上海电视台的编导用一个下午为她拍了《世上只有妈妈好》的MTV:

  她坐在黑色的礁石上眺望蔚蓝的大海;

  她衔着绿色的草叶穿过金黄的田野;

  她靠在棕色的松树下捧起红红的野杜鹃……

  码头告别,当编导拉着青青的手问有什么需要帮助时,青青用一只手背使劲擦擦泪水,抬起头哽咽道:“向……我的妈妈问好……”

 

  我看完素材从小屋里出来,编导看了看我红红的眼圈,高兴地说:“看来,稿子不成问题了。”

 

  后来的事,我也一直在关注:

  《妈妈万岁》的片子在播放前通知了青青的妈妈,但她没有收看。

  她是怕家里人知道这是自己的女儿?

  还是怕自己听到海岛上的女儿在呼唤“妈妈万岁”?

  至于青青,半个月后,给电视台编导写了一封信:“你们的到来是我意想不到的,也是我一生中最高兴的事。我依然盼着同妈妈见面的那一天,但是我要在生活中重新寻找自己……”

  她不久打了入团报告,后来入了团。

  初中毕业,青青成了大榭岛这批应届生中唯一一个考取宁波某中专的学生。

  毕业后,青青在宁波一家宾馆当了领班。

  她领到第一个月工资后就来到上海,要把这第一笔钱献给妈妈。
   但是她的妈妈又一次拒绝了与她相认。

  再后来,青青结婚,有了孩子,自己也当了妈妈。

  在她孩子一周岁时,电视台的编导有一个新的拍摄计划,但被青青婉拒了。

  可以想像,青青对此已经心灰意冷,她把那张妈妈的照片、纸条和录音带都深藏在箱底了。


   在这个故事的最后,有一个不得不说的现象:

  在中国寻人网和各种知青网上,人们常常可以看到知青孩子寻找父母的帖子,帖子里透露出来的思亲深情,每每催人泪下。

  但是,到目前为止,人们却从来没看到过有老知青在寻找自己孩子的帖子!对这些老知青来说,孩子,真的就是无论如何也无法面对的痛苦?

  有人说:知青下乡运动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我原来并不以为然,但几十年后,看到和听到下一代儿女在呼唤父母,而父母却不予应答的现象后,我相信了。

  难道两代人的遗憾,要一直延伸到她(他)们的终老?

  这种违背人情的现象确实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结束)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