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运河上的情歌  

2007-03-05 09:31:36|  分类: 走遍中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嗨喂喂,嗨喂嗨喂,喂嗨嗨,山里的妹子好穿红呀……”
  3月11日,政协会议将召开主题为“京杭大运河保护与申遗”的专场记者招待会。闻讯全国两会的这条消息,不禁想起了17年前我的大运河之行。
  跟着运粮的驳船,从江苏淮阴出发,到杭州,我用了整整七天时间。
  感受最深的是那些长年漂流的船工,是船工长年漂流中唱着的情歌。

  暮色中,12条简陋的驳船缓缓地被拖轮拉出了淮阴城。
  我站在船尾,看着四周越来越暗,只有弯曲的运河,在落阳的余辉下,像一炉刚出炉的钢水。

   耳旁仿佛又响起了那段船工号子歌:

  “嗨嗨,喂嗨嗨,
   乡里的妹子好穿红呀,
   花衣上有条画眉红呀。

   嗨喂喂,
   人家的画眉呱呱叫啊,
   她家的画眉不出声。
   
   嗨喂喂,嗨喂嗨喂,喂嗨嗨。”

  这是下午,我在运河职工宿舍区采访时,一位退休的老船工,迈着拉纤的步子对我唱的。
  他在唱之前,把近旁的女人都赶跑了。
  他说:害臊。年轻的时候,10个弄船儿,9个没老婆。没房子没地,谁嫁给你呀!拉纤拉到没人处,憋得慌,就朝着两岸使劲唱。

   “弄船人心中的怨尤,多么像眼前的运河,翻滚着金色的溶液……”我对着运河自言自语。

   一只大手搭在我的肩头,“船上要比岸上凉,回舱歇着吧。”
  船队长胡树春,一个40来岁的退伍军人悄悄来到我身后。

   我说:“天还早。你能唱段号子歌吗?”

   他笑了:“现在谁还会唱那个!你没看见运河里都是机器船,再也没有拉纤夫了吗?”

   “那么,运河上也就没有了歌声?”
  月亮上来,运河平静了,忽闪忽闪着片片银光,我心里一片惆怅。

   船队长默默拉我坐在船舷上,好一会才说:“你想听运河的歌?好,我曾写过一些,不过都是下里巴人的东西。”
  他顿了一顿,用低沉浑厚的嗓音轻轻吟道:

  “明天我们就要分手,
   你默不作声,
   只是轻轻地缝上我心窝那枚掉了的钮扣。
   
   相聚的日子像针一样短,
   相思的深情似线那般长。
   针穿过去了,
   却把线儿长留。
   
   你终于说出一句话,
   声音似乎在微微颤抖:
   ‘船上要比岸上凉’。”
   
  吟完,他半晌不语,望着已经不见踪影的淮阴城。

   我惊异运河水面上越来越柔和的银光。
  “针穿过去了,把线儿长留”多么让人回味!
  这时船队长却站起来,双手叉胸,笑了:
  “现在的弄船人有家有老婆,但一出船就几十天不回去,这情歌就聚在了心底里。你想想,只要有运河,只要有弄船人,还怕没有情歌吗?”

   运河归来,每当我看到都市里的卡拉OK,听到那里面传出的“爱呀爱呀”的颤悠歌声,我总会想起运河。
  那里有从乡里民间漂来的驳船。运河上“下里巴人”的情歌,无论是宣泄怨尤还是抒发思念,都比高楼里的“阳春白雪”来得更加含蓄、更加优美。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