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生命的拔节  

2007-08-13 21:13:37|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导语:
一直沉浸在伤心的情绪中,什么都不想做,也懒得做.
直到老同学催我:赶紧把短文和照片发过来!
才想起今年为了纪念恢复高考三十周年,毕业二十五周年,十月,我们要邀请大学同学到上海来聚会.
聚会前,大家想印一本纪念册,每个同学都要交上照片和短文.
我这个主要组织者已经落后了.

生命的拔节

那天,我高考完从县城返回生产队。

老队长和我蹲在地头,他说:听到了小麦拔节的声音。

我伸长脖子竖着耳朵听了半天,静静地,啥声也没有呀?

他笑笑,抽着大旱烟,不再言语。

就像一个谜,闲时我就想:老队长听到的小麦拔节声到底是咋样的?

好多好多年以后,重返生产队,我忍不住问他。

一头白发的老队长哈哈大笑:那不是说你要上大学么!

哈哈哈!我也大笑,谜底竟是如此简单。

可不是么,家里老户口本的附页上,对我的仅有记载是这样的:

1970年4月,黑龙江插队,迁出。

1982年7月,黑龙江大学毕业,迁入。

无情的记载,遮不住一个生命成长的过程。

上海,把一个实际上只有小学六年级学历的我送去了黑龙江;

黑龙江,却把一个有大学本科学历的我还给了上海。

我感谢黑土地,感谢黑土地上的黑龙江大学,

那里,曾响起我生命的拔节声!

 

生命的拔节 - 黑桦 - 七里夫子

 

 


生命的拐点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12月18日13:15 新闻晚报

  □韩自力

  家里那本老户口簿的附页上,对我仅有两行字的记载:

  1970年4月,黑龙江爱辉县插队,迁出;1982年7月,黑龙江大学毕业,迁入。

  简单的记载,讲述的却是一个人的经历,一个时代的巨变。

  上海,把一个实际上只有高小学历的我“送”到中国的边境,在那里务农八年;黑龙江,却花了四年时间,把一个有大学本科学历的我“还”给了上海。

  和我有相同经历的同学,常把这十二年笑称为我们的“八年抗战,四年解放战争”。

  生命的拐点就发生在30年前。1978年,不仅是中国进入改革开放的拐点,也是转变许多知青人生的拐点。

  那年,知青大返城开始,而我们几个上海知青为了完成“大学梦”,留在农村作最后一“搏”。心里想:搏成了,进高等学府当天之骄子,搏败了,就回上海进里弄加工组糊纸盒子。

  初试、复试,然后在烦躁的夏天里紧张地等待最后的“命运宣判”。

  母亲在上海不放心,趁到哈尔滨出差的机会,赶来看我,说凡是自己儿子待过的地方,她都要去看看。

  老乡们从来没见过上海知青的家长,一个劲地问我:你大姐来啦?母亲微笑:谢谢你们照顾孩子。

  巧得很,她来的第二天,分数下来了,得知我在全县文科考试中总分居第二名,母亲大笑:托邓小平的福。

  她放心地走了,在汽车站,拐进通道,连头也没回。

  在这个生命的大拐点之后,30年来改革开放的深入,不断推出以人为本的新政策,为人们提供了大大小小的各种机遇。

  和我一样的不少知青大学生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打”过长江回到上海,跳槽应聘寻找事业,出国留学展示才华。

  我至今珍藏着一张照片,那是公社里参加高考的上海知青来看我母亲时的合影。这里有考到上海同济、上海交大、哈师大……毕业后在上海电视台、上海劳动报、上海教育学院……后来又留学美国、日本……

  看着泛黄的照片,想起当年裹着破棉袄,腰系铁丝绳,浑身黑泥巴的生活,我常常会忍不住摸一下自己的额头:洪福高照,幸好那个拐点在我年轻时到来,如果晚十年,不仅户口簿上的一出一入将会改写,而且我们的生命历程都将难以想象。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