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甜·我的全部家信(记忆中的父亲·第二章苦辣酸甜)  

2007-08-23 11:40:56|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甜·我的全部家信

也许,一万个知青中,也没有一个像我这样幸运。

我在黑龙江这么多年来写的家信,居然被父亲保存得好好的。

13年后,我大学毕业回到上海。

父亲把一个厚厚的档案袋交给我,说:“物归原主吧。”

“这是什么?”

“你写的信呀。”

我简直不敢想信!

小心翼翼地打开一看,所有我写的信都按年月顺序排着。

“你的信不是简单的报平安,很有看头。每次你来信,弟妹们都抢着要读给大家听。所以就想把它们保存下来。”

父亲笑着告诉我。

一种甜甜的滋味涌上心头。

我的信的写法,揭示了我隐藏在心底里的愿望:

小时,我喜欢数理化,但文革停课让我的爱好成了泡影。

陪着父母替他们抄写“检查”,这种“强迫训练”使我对文字产生了一种想法:

我要写东西,不再是写令人屈辱的“检查”,而是要写真实的人生。

所以下乡前,我偷偷手抄了王力的《诗词格律》、《少儿诗歌三百首》;

所以下乡后,我天天记日记练笔:咆哮的江水、西斜的落日、南北队长婆场院打架、西边稻田累死的马……

我沉迷在景色和故事里。

自然,它们也就成了我的家信的一部分。

只是我从来没想到这些家信会再回到我的手中。

如今,这些信带着弟妹们朗读声、父母亲笑声,将同我的日记一起被永远珍藏。

 

当我和知青讲起这件事时,他们问我:信封还在吗?文革邮票值交关钞票呢……

哈哈哈!我大笑。

我想父亲他所要保存的是儿子心的经历。

谁还能像我这么幸运呢?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