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等了28年的一顿饭《激情爱辉(四)》  

2009-09-11 00:33:49|  分类: 走遍中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段故事。

张永胜夫妇,和老乡一起在爱辉镇的码头等着我们。

我的思绪回到28年前。

1981年,上大学最后一年的暑假里,我第一次重返第二故乡。

众多乡亲来看我,一人指着张永胜笑嘻嘻地问我:“你那时咋就看到文革不对呢,敢让他喂马看场院?”

我笑了:“呵呵,哪里有那么成熟?既看不到,也不敢想,只是要有良心呀,得让一家人活下去吧。”

张永胜父亲是解放前镇上最大商铺的老板,家里有台唱机和一些老唱片。文革初,几个当地高中回乡的青年在他家听梅兰芳的老曲,于是他们倒霉地被定为“反革命集团”,受到冲击。

那都是知青下乡前生产队里发生的事。

74年底,21岁的我当上了生产队长。

张永胜老婆来找我,说自己的男人腰有伤,下大地干活再也撑不住了,挣不到工分,到处借钱。说着说着她哭了:“往后,家里四个孩子靠谁养呀?”

队委开会时,我提出让张永胜干夜间喂马的活。没人敢支持我的提议。因为夜间喂马要兼带着看场院里的仓库、设备。这活向来都是让靠得住的贫下中农来干的。

在长时间的冷场后,我说:“这样吧,先让他干着,不行就撤下来,出事我负责。”

张永胜珍惜这份活,那年,队里的马喂得膘肥体壮。

农民是看重事实的,那年,评张永胜为“五好社员”和一等工。

凭这些条件,我去大队学校为他的孩子办了免学杂费的待遇。

张永胜家从此走出了借钱度日的困境。

本来,这事也没什么好多说的。

可是,78年我考上大学,队里开欢送会,贫协主席第一句话就吓我一跳:“你当了四年生产队长,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你执行的是什么阶级路线。”

好在那时已经粉碎四人帮,没人去接他的话碴。

81年时,贫协这个组织还在不在?我不知道。但是,曾参加欢送会的老乡们还记住这个事。

人群中,张永胜怯怯地对我说:“来我家吃饭呀,以前怕给你背黑锅,家家杀年猪都叫你,就我不敢叫,现在不怕啦。”

我答应了。但我在其他老乡家喝醉了。

临走时,听说张永胜做了菜空等我一晚。

这场失约,让我愧疚了28年。

这次,我们知青摆了12桌请村里老乡喝酒,我特地留下了酒量。

当我终于赴约,与张永胜共同举杯时,我总算了却了28年来的一桩心愿。

我甚至暗暗地庆幸,并且坚定地相信:良心,往往会在无意中让我们做对一些事。

等了28年的一顿饭《激情爱辉(四)》 - 七里夫子.黑桦 - 黑桦(又名:七里夫子) 

左四左五是张永胜夫妇。

等了28年的一顿饭《激情爱辉(四)》 - 七里夫子.黑桦 - 黑桦(又名:七里夫子)

 在张永胜家。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