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离别,五里一徘徊《激情爱辉(十一)》  

2009-09-22 22:39:17|  分类: 走遍中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终于要走了。

来了12天,一直好好的天,突然下起了雨。

登上火车,望着窗外送行的老乡,好几个知青的两眼不禁湿成一片,就像窗外的天。

不知道为什么?

30年前离开爱辉时,是“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抑制不住地狂喜。

30年后要与老乡告别时,却是“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要如此地辛酸。

也许是想起了牛大爷那句话:“下次再来,恐怕见不到我了。”

回头,再回头,在脑海里再多储存一些第二故乡的印象吧。哪怕是一草一木,一山一水,甚至,一鸡一猫……

深夜,一直未眠的我从上铺爬下来,坐在斜雨变幻的窗前,听着车轮与铁轨间的隆隆声。

这声音30年来时而在我的梦里响起。我闭上眼睛,轮轨声断断续续,像是在传递着黑龙江上的四季歌:

   春

暮色中,南来的大雁悄悄在两国交界的江心冰上落宿,偶尔传来几声鸣叫。   “嘎──,嘎──,”半夜,江心传来几声清脆的冰裂声,惊起沉睡的雁群嘈杂地扑楞着翅膀在月色下划过。开江了!

  一夜之间,满江里全是大大小小的浮冰,如同万匹白马,疯狂嘶叫,浩浩荡荡地向下游竞奔。江水被搅成了黄色。   

   几天过后,只有几点白色的冰块,像几朵白云点缀着蓝天,像几只白鸥衬托着大海。江水蓝湛湛的,显得格外幽静。冰块偶尔碰撞一下,叮叮,咚咚,乍大乍小,若远若近,宛如琴筑之声。

   两岸的草滩、树梢已悄然地抹上了一层淡淡的嫩绿。

    夏

鸟儿叫醒了我,我来到江边洗漱。

    江水凝固了,没有一丝波纹。初升的太阳在江面上涂了一层水银,黑龙江像嵌在两岸之间的一条反光镜。岸上的树林和我们的清真寺全翻了个个儿,掉进了大江,连太阳自己也掉进去了。

天上和江心有两个太阳,把我的身影分成两个,投在背后的江滩上,一短一长,一浓一淡。我小心翼翼地把脚伸进水银似的江中,但是,偌大的镜面还是被我打碎了。一圈圈半圆的波纹在水面上荡开去。树林,回到了岸上;太阳,回到了蓝天;我,依然只剩下一个身影。  

   荡开的波纹,抛给我一团团金光,闪着我的眼睛。然后,又把这金光晃向树梢晃向蓝天......整个世界都跳跃着这江波的光环。

  我似乎踏进了奇妙的仙境。  

秋

潮水日涨夜落,

 庄稼汉们下工后,拎着一盘挂着一串鱼钩的线绳来到江边,线尾钉进沙滩里,线头拴着铁坠子捏在手里,甩几个大圈,然后挺直身子,扬起手臂,唰──!

在暗红色的晚霞中,黑色人影的手中飞出一个小黑点,连着一条细细的黑线,沉落在黑黝黝的江心里。

睡一个好觉,早上准能收起半篮子小鱼。

  冬

白天,上游淌来了冰块,夜里,冻结成一片。白天化夜里冻......,终于封江了。 

  江面上的冰块纵横罗列、卧立撑拄、凹凸相间,奇怪而不可尽状,呈现出它们被凝固前最后挣扎的残象。

  偶有伸向江心的沙洲,守护着自己那长年静水的江湾,形成一大片平滑的冰面,似玻璃贴在蓝色的大江上。能看到下面游过的一条鱼,一只小水虫!

假如那夜有风,这江湾在慢慢凝结的过程中,就会把无形的风,用有形的冰记录下来,使你能欣赏到风的舞姿、风的花纹。   

    大江的急拐弯处,激流,死死地拧着旋涡,在冰的这一头窜出,又潜入冰的那一头,速度之快,力量之大,竟撞开了一人厚的冰层。它得意地翻滚,腾腾地冒着热气,热气在半空中结成六角形的霜花,又纷纷飘落。

    就像是黑龙江的脉搏,走近它,能感受到冰壳下面,裹着火热奔腾的生命…… 

离别,五里一徘徊《激情爱辉(十一)》 - 七里夫子.黑桦 - 黑桦(又名:七里夫子)

离别,五里一徘徊《激情爱辉(十一)》 - 七里夫子.黑桦 - 黑桦(又名:七里夫子)

离别,五里一徘徊《激情爱辉(十一)》 - 七里夫子.黑桦 - 黑桦(又名:七里夫子)

车站送别。“别照,我要哭了!”

离别,五里一徘徊《激情爱辉(十一)》 - 七里夫子.黑桦 - 黑桦(又名:七里夫子)

离别,五里一徘徊《激情爱辉(十一)》 - 七里夫子.黑桦 - 黑桦(又名:七里夫子)

离别,五里一徘徊《激情爱辉(十一)》 - 七里夫子.黑桦 - 黑桦(又名:七里夫子)

一草一木皆有情。

离别,五里一徘徊《激情爱辉(十一)》 - 七里夫子.黑桦 - 黑桦(又名:七里夫子)

离别,五里一徘徊《激情爱辉(十一)》 - 七里夫子.黑桦 - 黑桦(又名:七里夫子)

离别,五里一徘徊《激情爱辉(十一)》 - 七里夫子.黑桦 - 黑桦(又名:七里夫子)

水槽、美味和奶。

离别,五里一徘徊《激情爱辉(十一)》 - 七里夫子.黑桦 - 黑桦(又名:七里夫子)

离别,五里一徘徊《激情爱辉(十一)》 - 七里夫子.黑桦 - 黑桦(又名:七里夫子)

离别,五里一徘徊《激情爱辉(十一)》 - 七里夫子.黑桦 - 黑桦(又名:七里夫子)

黑龙江的清晨中午和傍晚。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