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逝去的车轮声  

2011-01-23 00:47:37|  分类: 走遍中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道世界上其它国家是否也是这样?

一到春节,就有千千万万的人挤上火车回家,一过春节,又有千千万万的人挤上火车返回。

就像非洲野牛每年季节性的大迁徙,直搅得大地风烟四起阵阵轰响。

从当年的知青到如今的民工,几十年来就从未停歇过,也算是中国一大特色了。

在下乡和读书的13年里,我已经忘记从上海到黑龙江到底跑过多少来回了。

只记得那时来回路上要四五天,车厢里挤得连转身都困难,上厕所要用手撑着椅背跳跃前进,实在没地方插脚就踩在别人的肩上腿上,也没人跟你计较。

从上海出发还能买到座位,当然只有硬座。13年里,我就从来没见过卧铺是什么样的。

从黑龙江回来就惨了,有时连硬座都没有,只能站着,我曾经站到天津站、站到蚌埠站。实在顶不住了,就爬上行李架躺着,怕掉下来就用绳子捆上自己;或钻进座位底下,在别人的屁股和臭脚下蒙头大睡。

可以说,没有一次到目的地后两条腿是不肿的。

最困难的是一路上没有水,不能洗脸不能刷牙。只能在火车停靠大站时,飞奔找水。经常有人为找水而被丢在了车站。

从黑龙江到上海,路途遥远,是可以看到各地知青回家的不同风格的。

一般从黑龙江回家探亲的知青都是两只装满瓜子木耳豆油的大旅行袋,用毛巾把拎手一扎,往肩上一扛上火车的;经过蚌埠以后,就可以看到许多挑着担子拎着活鸡的知青挤上来,鸡鸭的屎味和叫声一直要跟随我们到达上海。

尽管如此,回家的路上能听到讲着上海话的列车员,能在站台上买到天津的狗不理包子、德州的烧鸡、南京的板鸭、苏州的豆腐干,能看到火车驶离了白皑皑的雪地,来到了绿茵茵的江南,能感受到急切等待自己回家过年的家人,心情还是很愉快的。

令人难忘的还有那时人的单纯。

记得一次在绥芬河转车,碰到七个素不相识的女知青,把钱都给了我,让我去买票。在大连船码头候船时,我也曾把行李委托给不认识的人看管,自己去市里转了一个上午。

呵呵,现在,谁还敢?

最后一次乘坐56次列车硬座,是大学毕业时拿着报到函回上海。那是个夏天,车厢里人不多,风很爽。

想到自己以后也不用再挤火车回家过年了,竟突然留恋起这风尘仆仆的日子来。

果然,回到上海以后,就再也没坐过火车,每次出差,近的坐小车,远的坐飞机,与火车久违了。

中国的春运列车,也发生了巨大变化。

不再有大批扛着旅行袋和挑着扁担的同龄知青,不再有他们“阿拉、伊拉”的大声喧闹和回家的笑声。

换成了不同年龄的、拖儿带女的民工,他们用不同的方言讲述着打工的艰辛与回家的喜悦。

十多年以后,我们一百多名知青相约,再乘一次火车回第二故乡,想找回当年的那种感觉。

但舒适的卧铺,宽松的空间和周到的服务,与当年已经是天壤之别。

过去的,再也找不回来了。

只有在梦中,还能听到那有规律的车轮声,轰隆隆地响着。

但不知怎么搞的,梦中的我,不再在车厢里,而是趴附在最后一节车厢的车轮上,就要掉下来,那轰隆隆的车轮声正在远离我们而去。

一代民工,替代了一代知青,春运的火车却依然如故。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