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车轮声里的缘份  

2011-01-24 22:36:49|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友“茶旅天下”回我《逝去的车轮声》一文说:“文革期间从上海开往三棵树,昆明、乌鲁木齐的三趟知青列车是中国铁道史的奇观,有太多的故事,应该作为一个专题来反映。”

这使我想起了“车轮缘份”的故事,不知道是否算得上“太多的故事”中的一个。

回上海好多年以后,我偶然路遇一位中学同学:张德富。

在我们印象里,他是一个有才气的画手,中学里那巨大无比的宣传画都出自他的笔。他的家里,到处挂着习作,可以说比得上当年画像馆里陈列的作品。

可那天路遇时,他守着路边的大铁炉,烘烤大饼,灰尘满面。尽管如此,依然可以看出当年小白脸的帅气。他的身边,是一位秀气的妇女用东北话正在叫卖。

“她是我老婆。”他笑着介绍,露出一排整齐的白牙。

我很奇怪,他不是去江西插队了吗,怎么讨了一个东北娘子?

找了个空闲的日子,请他们夫妻俩来作客,这才揭开了我心中的谜团。

去江西插队后,由于他的出身,无论他再怎么努力也被另眼相看。

补充说一下:我以前并不清楚他到底什么出身,只知道他的父亲,是一个在弄堂口修鞋的瘸子,好像历史上有些什么问题。

现在才知道,他父亲原来是参加上海四行仓库保卫战的国民党八十八师的,因腿被打伤而留沪与部队失去了联系。

文革结束后,海峡那边有人来找他,但他已经去世。否则也可以有扬眉吐气的那一天。

话说回来,张德富因为在江西郁郁不得志,吉林一个朋友就叫他去做裁缝。

大概画画与裁缝有相通之处,他在吉林做得倒也得心应手。

在江西、吉林、上海,他乘着火车来回奔波。

旅程的孤独,加上画画的本来就喜欢看姑娘,他看上了那趟列车的乘务员姑娘小宫。

至于小宫怎么发觉他异样的目光,又怎么与他逐步发展成恋人的,这都是可以写成小说的细节,在此省略。

总之,从小就失去爹妈,孤儿出身的小宫,最后辞去了铁路乘务员这份当初在我们知青看来十分眼馋的工作。跟着他开始浪迹天涯。

来上海后,张德富做过搬运工、快递员,夫妻俩合伙摆大饼摊、合伙开饭店,开饭店失败后,又到处打工……

他们生活一直拮据艰难,但关系却一往情深。

他们的家从吴淞路搬到山阴路,搬到杨浦,搬到青浦,最近,搬到了南汇一个很偏远的小镇上去了。

国庆时,我去那里看望他们,刚刚装修好的房间,家徒四壁,却清清楚楚。

他炒了很多菜,夫妻俩都是回族,菜很素。

“终于过上安稳的日子了。”他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对我说:“下个月起,就可以拿退休工资了。”

原本,他俩统共才拿一千元左右的失业金,拿退休工资后,俩人月收入就达到二千三百元了。

这份由火车上相结的缘份,一直在经受着起伏不定动荡不安的考验,如今,总算尘埃落定,靠站了。

一个浪迹天涯的才子,一个美丽多情的姑娘,在火车上浪漫相识,如今已经变老,那隆隆的车轮声注定将成为他们永远的话题。

小宫领我们来到阳台前,让我们向前远眺,说:“这里风景多好,可以看到东海大桥呢!”

那天,下着大雨,朦朦胧胧,我其实什么也没看见。

我只看见墙角里,摆着几张画板,一张画板上是鲜红娇艳的牡丹油画。

张德富,依然在做着他少年时期的梦。

于是我回答小宫:“晴天时,一定更好看。”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