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我的新闻生涯领路人  

2011-04-01 22:58:13|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音老师走了?我真不愿相信这个噩耗!

就在两年前,我还和原《上海商报》的老同事一起去看望过他。腿脚已经不利索的他,那天特别高兴,请我们去离家不远的酒楼吃饭,还送我们每人三本他自己写的书。

一本是《市场漫步》,精选了他作为新中国第一代新闻工作者,从解放日报以来所写的评论和杂文;

一本是《岁月悠悠》汇编了他半个世纪来,直到离休后还在发表的随笔和散文;

一本是《报社大楼的疯狂年代》,则是他纠结于心,犹豫再三,最后终于在晚年完成的小说。

评论、散文、小说,展示了他全面的才华。

李音老师1993年从《上海商报》总编的岗位上离休;1994年初,我也离开了《上海商报》。虽然很久没有联系,但手捧这三本书,让我可以想像到慈祥、稳重、内敛却才华横溢的李音老师,在晚年也还是如此辛勤耕耘,直到生命的最后。

今天,再次翻阅他的书,见到《岁月悠悠》代序的结尾,在引用了唐代诗人李白的“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诗句后,他写道:“我们这一代人的一生中……究竟还剩下多少时间,能为人类事业贡献绵薄之力?可悲、可叹!”此时,我不禁潸然泪下。

李音老师是我的新闻生涯引路人。

上海,对返城知青一向是比较苛刻的,哪怕是对外地分配回沪的77、78届大学生,也好像是不太情愿接受的。

82年夏,我大学毕业后分配在虹口区爱卫办,编制却是落在区防疫站。学中文的我一直想找个专业对口的单位,一有空就向外投档应聘。

但多次应聘成功,都被单位拦下,直到1987年,一位副区长让我去他属下区住宅办担任副主任,我拒绝了。他说既然你不想走仕途,再拦你就耽误你了,这才同意放行。

那年春天,我第一次忐忑不安地走进铜仁路《上海商报》那简陋狭窄的小楼里,总编李音拿来一篇七八千字的文章对我说:“你把它改成八百字的消息,算作一次考试吧。”

那是我第一次写新闻稿,竟不知道开头要写上“本报讯”三个字。

考完后,他对我的评价是:文笔可以,但不懂新闻格式,可以留下实习。

十分感谢李音老师能够收留我这个连新闻格式都不懂的青年。我开始做校对,后来做国内版编辑,再后来,因那场“甲肝”流行,在他的信任下,我顶缺做了头版编辑。

那时,在文汇报拼版,他来签大样时,经常用红笔勾出需要修改的地方,对我说明为什么要这样改。我的新闻基本常识以至后来的新闻理念,在这样耳濡目染中,迅速形成,并在他的指导下,对头版版式创新,获得了上海市十佳青年编辑提名奖。

在《上海商报》,我还拿到了我的第一个全国商业好新闻一等奖,拿到了我的第一个上海市好新闻三等奖。也许后来这些并算不上是我拿到的最高的奖项,但对我整个新闻生涯来说却是最重要的。

我一直感到很幸运的是,我的新闻生涯能在李音老师,一个德高望重的解放日报资深前辈的指导下起步。

我更感到幸运的是,李音老师离休后,我也跳槽离开了上海商报,经过短暂的借调到上海电视台后,又调到了新闻报,并随着上海媒体格局的变迁,来到了解放日报集团,来到了李音老师曾经工作过几十年的解放日报大楼里,我感到离李音老师更近了。

难道不是吗?这里,有他的足迹,有他的余音。他的“为人类事业贡献绵薄之力”的信念,将激励我们这一代人继续走下去。

我的新闻生涯领路人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1991年,在江苏华西村和李音老师的合影。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