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黑龙江边结婚照(MY足迹)  

2011-10-09 19:54:50|  分类: 走遍中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次重返第二故乡是在1981年暑假,我在哈尔滨上大学的第三年。

已经大返城回到上海的准妻那年获得了一个探亲假的机会。

之所以叫她准妻,是因为我当年寒假时,回上海同她打了结婚证明,但并没有举办婚礼。

这样做,无非是因为上海要为父亲落实住房政策,家里多一结婚户,就可以多分一些。

没想到这是校方的一个疏忽。

寒假回来,一些南方的同学也想仿效开结婚证明,但校方宣布不再为在校学生开证明了。

更没想到的是在毕业分配时,根据教育部的通知:已婚的知青大学生,可以分回配偶所在地。按此政策,我直接回到上海,真是额角头碰到天花板了。

当然,这是后话。

不过在1981年,我们知道开了结婚证明,就有探亲假,于是相约在暑假时,她来哈尔滨,然后一起去曾经下乡的地方。

在所有大返城知青中,我们是第一个回去探望老乡的。

离开才三年,瑷珲古城没什么变化,老乡的思想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三年前,知青大返城,老乡心里不舒服,没有欢送。只有我去上大学时才开了唯一的欢送会。会上,贫协主席第一句话就问我:“你当了四年生产队长,我到现在也没搞清楚你执行的是什么阶级路线?”

三年后,我一回生产队,老乡却这样问我:“你当时怎么就敢让张永胜(在文革中被打成敌人)去干守场院喂马的活呢?”张永胜望着我,眼泪汪汪地说:“过去怕给你背黑锅,不敢叫你上家去吃饭,这回一定要去呀!”

你看这变化大不大?

我答应了,但后来没去。不是不敢去,而是没时间去。

在生产队呆了十天,四五十户人家,家家都叫去喝酒,第一天是晚上喝,第二天连中午也喝,第三天,一早就有老乡来叫去家里喝。

一天三顿酒,我就整个一个醉人,直到最后那天,也没家家喝过来,却醉乎乎地走了。

张永胜的那顿酒我是欠下了。直到28年后,我第五次回瑷珲,才总算还上。

第一次重返第二故乡,收获最大的是我和准妻在黑龙江边拍了一张合影。

1983年元旦,我们举办婚礼,没什么钱,就打消了拍结婚照的念头。

好多年后,妻子想和我去补拍结婚照,我反问:补拍结婚照有什么意思?

我们这一辈子都没拍过结婚照。

前些年,妻子见我在电脑里整理过去的照片,对我说:就把这张黑龙江的合影当作我们的结婚照吧。

我表示赞同,因为这张照是在我们打结婚证明的当年,又是她特地以夫妻名义去黑龙江探亲时拍的。

从此,这张照就被放大,镶在镜框里,挂在了我们卧室的床头上。

 

黑龙江边结婚照(MY足迹)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黑龙江边的合影,1981年夏。这就算我们的婚照,见笑了。 

黑龙江边结婚照(MY足迹)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在瑷珲展览馆前的草地上,1981年夏。 

黑龙江边结婚照(MY足迹)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在瑷珲展览馆门口,1981年夏。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