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第一次走出上海(MY足迹)  

2012-01-19 18:52:44|  分类: 走遍中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次走出上海,是1966年冬季。

真的是用脚走。

我带着七个小学六年级的同学,打着“长征串联”的旗号,像模像样地背着被褥,混在中学生大串联的人流中,走到了苏州。

其中三个人:国平、民龙,包括我,后来进了一个中学,又下乡到一个知青点,直到现在,都还是铁哥们。

我约小学同学冒充中学生去“长征串联”,在当时政策是不允许的,但竟然得到了父亲的支持。

那天,下着绵绵冬雨,我们出发了。

父亲送我们走过市区。

他好像知道我们这些小鬼的心思,根本不是为了去取什么文革之经,而是为了游山玩水。

一路上他大讲苏州的风景:

“一走进苏州,你们就可以看见一座塔。如果问当地人:这是什么塔?他们会用苏州话说:不是塔。不要同他们辩论,因为这就是白寺塔。”

说得我们都笑了。

第一天,走到安亭宿夜,被接待站发觉我们是小学生,硬要赶我们回上海,我们偷偷跑了。

第二天,走到昆山,那里有一座马鞍山,山背后有一座烈士陵园,我想翻山过去,但被两个全副武装的战士拦住,只好绕山而去,在那里完成了父亲交给我的任务:祭奠牺牲在那里的战友。

第三天,抵达苏州,我从人民法院找到民政局,再找到锦帆路19号。这是父亲嘱我寻找的一起南下军管苏州的老战友家。当时一位老太太打开门上的那个小孔,直到弄清楚不是当地的红卫兵,才放我们进去。从此,父亲这位老战友的儿子云苏苏,与我成为好友,直到现在,算得上是世交了。

出发前我们的目标是走到北京,但我们没能按照计划向北继续走下去。

三天的“长征”,让人知道了什么叫累。而夜里的冷,也让人对继续向北十分担忧,我们内部发生了分歧,最后分道扬镳,我领一部向暖和的南方前进,把目标定到了井岗山。(另一部向北方,但只到无锡也就打道回府了。)

花一元五角,在苏州上了运河的客船,我们南下去杭州。

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早晨8点多钟,船到杭州,红色的太阳在运河上升起,衬托着远处的青山。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如此美丽的风景。

后来我们也并没有按照计划向井岗山前进,因为有人想家了。

玩完杭州,我们直接坐火车回到了上海。

那年,我们才13岁,很像现在的驴友。

遗憾的是,没有照片,只有脑海中的记忆:

晚上,我们睡在学校里的临时接待站,身下垫稻草,身上盖薄被,条件很艰苦,但那昆山老街上的菱角、苏州虎丘的豆腐干、杭州的白糖耦粉,还有毛主席生日那天,杭州接待站里二两一扎的红烧肉……那香味至今犹存。

白天,我们搭乘公交,从苏州的狮子林、拙政园,到观前街旁的太监弄、木渎的灵岩山;从杭州的宝椒塔、黄龙洞、灵隐寺,到六和塔、钱塘桥、虎跑园、还有冰封的西湖,雪盖的断桥……那景色终身难忘。

可回来后,同学问起北京怎么样?井岗山怎么样?心中一沉,半天说不出话来。

呵呵,少年不知世事艰,以至好高骛远,眼高手低,说的大概就是那时的我们吧。

这个教训让我后来每做一件事时,都会把目标定位当作一件最大的事,标准就是:只做能做到的。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