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涟水老家(MY足迹)  

2012-01-22 18:16:05|  分类: 走遍中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篇博文发表后,有涟水博友留言问我:老家涟水?涟水老乡?

是的,我的老家在涟水。

我为老家在涟水而感到自豪。

我的老家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宋金之争时,涟水被反复侵入又反复夺回;抗战时,涟水是打响淮海抗日第一枪的地方,后来成为日军、国军和共军三方反复拉锯的地方,著名的高杨战役在那里打响;解放战争中,国民党王牌军74师二攻涟水,终被歼灭,著名的涟水战役被写成《红日》小说,与《红岩》、《红旗谱》一起被改编成电影,并列为中国文学的“三红”。

当民族自尊、公平正义须用生命与鲜血来誓死捍卫时,涟水人从不含糊。

我的老家自古以来重教尚学:以穷读书闻名远近,有民谣曰:“沭阳财主宿迁庙,泗阳姑娘出门不坐轿,涟水人讨饭上学校。”正因如此,涟水人才辈出。如顾祝同、马树礼、芮杏文、李干成、李源潮……在军事、政治、学术、经济等诸多领域,都有全国一流的领军人物。

在国家治理、社会发展需要智慧和才华来支撑推动时,涟水人向来可为。

我的父亲就是在老家这样的氛围下成长起来。他出生农家,却在县中上学,日寇侵入,便弃学抗战。

1949年春,父母随军南下。50年代时又把爷爷奶奶和叔叔接到了上海。

半个世纪来,我们家与老家从来音讯不断。

三年自然灾害时,我的大弟回老家生活了一段日子,回上海后竟然变得不吃鸡蛋和肥肉,说是在老家吃撑了。

我的奶奶病重后一定要回老家,在她临终时,我的二弟和父母一起赶回老家,最后把奶奶安葬在家乡的泥土里。

我第一次有幸回老家是在1986年秋。

那年88岁的爷爷想老家了,父母亲让我随叔叔陪同爷爷回去。

于是,在河网乡陈韩庄,我看到了祖上留下的老屋,还有两位堂叔及亲戚。

记得那个傍晚,我和叔叔在河边找到了奶奶的坟头,清除杂草、烧纸焚香。在祖宗繁衍生存的这块土地上,我俯下身子祭拜。

这是我有生以来的第一次下跪磕头。

第二天一早,爷爷坐在院子里,用拐杖死劲戳着地对我说:回家!

我问他怎么了?他说:夜里没灯,被子没里。我一看不禁大笑,他身上挂着一丝丝的棉絮,原来是盖着棉花胎睡了一夜。

那时,老家还穷。

1988年秋,父亲离休,像爷爷一样,他也想老家了。我有幸陪同,再次踏上故土。

我们乘火车前往徐州,然后经宿迁往淮阴,回涟水老家后,又去灌南,最后到连云港。一路上都有父亲的老战友派车接送,比陪同爷爷那次要轻松多了。

老家人喝酒很厉害,规定要“三消(谐音)”,即一敬就是三杯。以至于去高沟酒厂喝酒时,人未到,闻到那酒味,我就已经不行了。但去了酒厂能不喝酒吗?一人对九人,三九二十七杯,还要回敬三杯,共三十杯。即使是三钱的小杯,那也要一斤了。

奇怪的是,那晚我竟然没醉。

那次,父亲待得最长的地方是前老庄。因为那里曾发生过一场战斗,当年,他带队伍赶到后,清点出那次战斗中有38人牺牲。但这些人一直没有列入烈士名单。

他在前老庄同许多老人闲聊调查,回上海写了《前老庄战斗》的文章。

为这些烈士正名,就成了他后来将近二十年里最重要的事。直到他逝世的两天前,他都在问母亲:新写好的材料寄出了吗?

父亲回到老家,见到所有的人都很热情。

只有一个例外:那天回村,田里有一正在锄草的高个子向父亲打招呼。父亲只是简单地摆了摆手,不停步地走过去了。

我在后面看见,便停下蹲在田头同高个子聊了起来。高个子对我说:“当年你爸南下时,叫我一起去,给他当警卫员,我恋着家里的老婆孩子和刚分到手的田地,没去。”他看着我父亲的背影,淡淡一笑说:“要不,现在也算个离休干部了。”

后来我同父亲说起此人,父亲只轻轻地说了三个字:“没出息。”

父亲晚年查出癌症后,我陪他去江浙游玩了好多旅游景点,想让他高兴。

2006年10月,他提出要去一个地方:老家。

于是,我和妻子开车,妈妈大哥陪同,五人一起回到了涟水。

此时的涟水已经面貌一新,高速公路直达境内,机场正在建设,城里新楼高耸,农村砖房座座,年轻人外出打工做生意,有的已经在县城购买商品房了。走了几家在淮阴和涟水县城的亲戚,都是煤卫独用的新房。

还有那妙通塔、状元桥、米芾洗墨池……

看到这些,父亲十分高兴。

但又有一个例外。在某乡路过一烈士墓地时,父亲说那里有过去的战友,下车想进去,却铁将军把门。父亲在门外仔细向里张望,墓碑淹没在一人多高的野草中,无法看清。

父亲要当地政府打开墓地大门,管理人员来了后,发觉铁门大锁已经锈得连钥匙都插不进去了。

父亲很生气,去乡政府讲述当年先烈的经历,我们拦都拦不住。

好在几个年轻的乡干部很有耐心,忍住自己的无趣和烦燥,最后好歹把父亲哄安静了。

老家回来后,父亲身体状况越发不如前,再也没能力去任何旅游景点。

九个月后,父亲逝世。

涟水,是他参加革命后出来的地方,也是他生命结束前最后去的一个地方。

涟水老家(MY足迹)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1988年,父亲在前老庄与“前老庄战斗”见证人一起回忆。
涟水老家(MY足迹)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1986年陪爷爷回涟水,我与堂、表兄弟在老家村前的合影。
 涟水老家(MY足迹)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1988年陪父母回涟水,在涟水县城,我与表兄弟的合影
涟水老家(MY足迹)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2006年,父母在母校--涟水中学前的合影。
涟水老家(MY足迹)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2006年,修缮一新的涟水妙通塔,1948年曾毁于国民党74师的炮火中。
涟水老家(MY足迹)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2006年,父母在父亲的老家中。
涟水老家(MY足迹)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2006年10月,父母在母亲的老家中。(9个月后,父亲逝世。)

  评论这张
 
阅读(39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