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露与霰  

2012-11-05 09:50:59|  分类: 闲人散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深秋之夜的露水很大,潮湿;看不见,也摸不到。

但脸部敏感的皮肤和精灵的眼睫毛可以感觉到,轻轻地像一阵雾气,极细的水珠落到了你的身上。

明朝起来,你可以看到湿漉漉的马路。

南方的秋露,就是这样悄悄降临的。

 

在我记忆中,东北此时已是初冬。

那里初冬的日夜温差很大,南方看不见、摸不到的露珠,在深夜的空中冻成了松散的颗粒,又被蒙上一层霜,变成了白色的霰。

你不仅可以看到,还可以摸到。透过街道两旁的路灯,可以看到它们细小得如同粉面一样地在空中飞扬翻舞。

同伴的眉、肩、发、睫……落上了霰,好像他们都去糖罐里轻轻地沾了一下白糖,甜甜地笑着;而落在地上的霰,就像是铺上了一层极薄的白绒布,洁净得让人不忍迈步。

 

霰,南方罕见,而东北年年都有,它来在深秋与初冬之际,往往是第一场大雪降临的预兆。

它避开日间的喧闹,在夜里,在人们熟睡时降临。

它迎着冰凉的寒气,毫不退却,从不计较自己会变成水珠,还是变成粉末。

它不惊讶,它不叫喊,覆盖在万物身上,用显眼的白色,向人们预报着寒冬即将到来。

  评论这张
 
阅读(26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