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市民与社会》首播内容是什么?  

2012-11-07 08:28:24|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上海广播电台回顾其《市民与社会》开播20周年所取得的成功时,有谁还记得1992年10月26日中午,它播出的首期话题是什么?

对我来说,这却记忆犹新:上海人到底是囊涩气短?还是有钱精明?

 

事情发生在当年10月15日,上海拍卖行举行了首次小型商业企业拍卖。黄浦区拿出7家小商铺,参加竞拍的有50位上海“老板”,12位外地“老板”。谁也没想到,7家小商铺竟然全部被浙江“老板”竞得,而且其中有6家被浙江皇家实业有限公司的老板陈金义独吞。

10月19日,我在《上海商报》头版发表了《浙江人出尽风头,沪上人囊涩气短》的现场通讯,描述了上海“老板”无奈作壁上观,浙江“老板”财大气粗的场景,提出了“上海私营企业发展比外地起步晚了,要好好赶上去”的观点。

 

在同城媒体中,对这件事用通讯的形式、从两地对比的角度进行报道,是个个例。这引起了市民的不同议论。

一些还沉浸在“上海人不是没钱、上海人是精明”中自恋的人,对我的报道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后来某些传播学专业人士在总结新闻策划这个专题时,把这场拍卖以及拍卖后的新闻报道当作一个典型的案例。

这位专业人士在原文中这样提到:“新华社、人民日报社、文汇报、香港文汇报、解放日报、新民晚报、浙江日报、浙江电视台等重量级媒体均在显著位置大篇幅地进行了报道,标题有:《浙江人出尽风头,沪上人囊涩气短》、《他轰动了上海滩》、《新大亨从幕后走向前台》、《上海滩竞拍传奇》、《145万买到了什么》等。”

他没有提到我所在的《上海商报》,但却把我的文章标题放在了第一。这可以理解,因为我当时所在的报纸是轻量级的,“绑大款”是社会通病,做学问的专业人士也不例外。

不过他提出的观点我还是同意的:“当某一新闻事件发生时,公众对相关的社会背景和发展趋势的了解还很模糊,新闻起到一个‘引导’公众认识的作用,这就是新闻策划的前瞻性原则。”

 

《市民与社会》首播的前一天,上海人民广播电台预报了要以“上海人是否囊涩气短”为话题。我一听就知道那天会有很多人拿砖拍我的这篇文章,但确实也很佩服电台编辑,感到他们在这个栏目的新闻策划上,抓住了社会的关注热点。

因为在1991年以前的3年,上海处于改革开放的后方,个体私营经济发展缓慢。邓小平同志南巡谈话后,上海虽然开始重视私营企业的发展,在青浦和川沙建了两个私营企业经济区。但毕竟起步比江浙等外省晚了一拍,上海私营企业的数量和规模还是落后于东南沿海的一些省市。7家小商铺在上海拍卖全部落入外地“老板”手中,就是最好的事实证明。

 

令人欣喜的是:不久,上海市工商局印发了关于鼓励支持个体私营经济发展的“十四条”和“十五条”政策,上海个体私营经济结束了3年徘徊发展局面。

1992年至1995年,被业内总结为上海私营经济开始快速发展的阶段。有如下一些数据可以来证明:

1991年上海私营企业仅为2288户,到1995年已达39819户。

1991年,上海私营企业上交的税收总额仅为2480万元,到1995年已达58900万元。

到1995年时,上海的私营企业发展已经在全国领先,他们开始演绎自己“春天的故事”。

而20年前的1992年,却正是上海私营企业转变的标志年。这个转变,为国营和集体企业的改革开辟了缓冲地带,也为经济体制的改革拉开了序幕。

遗憾的是,我没机会去《市民与社会》的首播与拍砖的人交流。那时,还没有“媒体合作”这个概念。

附:

《浙江人出尽风头,沪上人囊涩气短》《上海商报》1992.10.19头版

10月15日下午,上海商城剧院座位爆满。上海拍卖行举行首次小型商业企业拍卖。当该行宣布此次拍卖收入全部捐赠东亚运动会时,会场响起了掌声。

被拍卖的是黄浦区7家小型商店,建筑面积最大不超过30平方米,最小仅3.96平方米。竞拍者有50位上海人,12们外地人,均为个体户或私营企业主。这意味着,随着今天下午7次锤声,7家商店将从公有制顷刻变为私有制。

谁都没有想到,今天的拍卖竟都以起拍价3到4倍的高价成交;而且都被浙江老板中标,其中竟有6家商店被一家买去。上海50位老板只有坐着看热闹咽唾沫的份儿。

开拍第一家是川南油酱店,建筑面积仅15.1平方米,起拍价5万元。一开始尚有几位上海老板叫价,竞叫到12万元后便偃旗息鼓。只剩下几位外地老板仍在互不相让。在拍卖师一声紧一声地催问下,叫价达到18.8万元。“一个非常吉祥的数字!”拍卖师一边炒爆豆似地报着价,一边夹着精彩评语,但话音刚落,这个吉祥的数字便被打破。竞叫到20.8万元时,场面上一阵沉默,只有拍卖师一连串“谁要?”的发问,随着他目光的扫视,手中小锤一直从左晃到右,最后落下,“当”的一声,宣布成交。人们一下子缓过气来,响起了掌声。成交的89号是浙江皇家实业有限公司,其代表从记者的包围中挤到台前,当场付清钱款。据称:该公司是私营企业,下有雇员几百人。

第二家被拍卖的是浦南油酱店,起拍价8万元,经过37轮竞叫,最后以23万元又被89号成交。接着,仅3.98平方米建筑面积的万兴果品店也被89号以13.8万元的高价成交。在祥康理发店的拍卖中,78号开始与89号对抗,但双方似乎有约定,当叫到26.8万元时,78号的搭档向89号做了一个手势,于是89号放弃竞叫,78号成交了。经了解,78号也是浙江皇家实业有限公司的人。那么,互相竞叫抬价,是策略?是广告?抑或其它?78号自己解释:虽为一家公司,却是两个职工。言下之意,这是职工个人行为,而非公司组织行为。

后三家拍卖竞叫终于在两家“老板”间真正展开。但皆非“上海籍”,而是两位“浙江籍”老板:31号与89号。31号陈汉明,浙江温州人,已年过花甲。四年前的今天,他在黄浦区一次小型商业企业拍卖中曾成交,经营很成功,每年上交利税10多万。今天他摆出了志在必得的样子。常常企图以8千、1万甚至1.2万元的大幅递增镇住对方。但89号始终笑眯眯地跟左右商量着,然后不慌不忙地以最低加价1000元紧跟。场内不断为31号的跳跃加价鼓掌。结果,事违人愿,跃进果品店、建新食品店相继以26.8万元、33.1万元的高价,又被89号成交。到此,7家被拍卖商店已有6家落入浙江“皇家”。上海“老板”都已放弃竞叫作壁上观。座上来宾无不愕然。拍卖师仰头倾尽杯中茶汁,语音沙哑。只有89号及其助手满脸春风,笑视对手。最后一家,东宁油酱店,起拍价6万元。31号显然已不耐烦,竞叫价增幅更大,当叫到17.1万元时,拍卖师满场子催问。而89号显然在与左右商量中耽搁了时间,于是“当”一声,四年后的同月同日,陈汉明,在艰苦的竞叫中终于拍卖成交,“一统天下”的局面被他打破了,几乎所有的人都鼓起了掌。

挤出会场的几位上海“老板”心中不平。甲:“不是我们不为上海人争面子,但个体户与私营企业比,‘立升’太小啦。”乙:“今天的拍卖结果证明,上海私营企业发展比外地起步晚了,要好好地赶上去呀!”

不过,市财办主任张俊杰在拍卖前的发言中谈到:“我今天很高兴,因为有很多外省市的人也来参加了今天的拍卖。”这或许正会促使上海人的奋起吧!

  评论这张
 
阅读(36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