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凯福饭店的“海派京帮”  

2012-11-09 22:08:10|  分类: 百态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的印象中,小辰光从来没有到饭店吃过饭。

唯一有一次,是父母牵着我们六个孩子的手,曾经走进过一家饭店。

我这样说,是想强调,只是走进去过,而没有吃成。

那是在四川北路、海宁路转弯角上,当时一个蛮有名的饭店:“凯福饭店”。

 

我们几个孩子跨进饭店时,都高兴得要命。在饭店吃饭是什么滋味?我们充满了好奇!

只见父母看着菜单,低声地商量了又商量,我们发觉情况不妙。

果然,父母最后又拉着我们的手,走了出来。

孩子们的沮丧心情,是可想而知的。

直到我们长大成人结婚时,才在进饭店吃饭方面,有了零的突破。

 

话回过来,还是谈“凯福饭店”吧。

我第二次走进“凯福饭店”,是在1985年6月25日。

那是陪同来上海对口检查的北京、天津的领导。

一进门,店经理、副经理、大小组长迎了上来,倒茶、让座、递香水毛巾,热情得不得了。

天津一位领导问:“凯福饭店的名称是什么意思?”

店经理胖胖的脸上堆起了两块丰满的肉包,笑得露出了一排稀疏的牙齿:“这有四十多年历史了,最早是俄国人开的西菜馆,解放后改为中国菜,特点是北京风味。”

北京的一听来了兴趣:“那就是京帮喽?”

“对,对。”经理有点得意,嗓门也大了,双手在空中比划起来:“但京帮的大蒜、大葱味太重,味道也比较咸,口味不适合上海人。我们搞了改革,葱蒜少放点,略微甜一点,让它适合南方人的口味,很受顾客欢迎!”

说到这里,经理“嘎嘎”地笑了几声:“我们叫它是海派京帮,因为是上海的北……”

这位胖经理没注意到,北京的领导没有笑起来。

 

陪同前来的一位上海干部,见话不投机有点尴尬,猛地打断胖经理的话,“啊--啊--”地拖了两声长腔后说:“不要搞什么派呀帮的啦,文革结束这么多年了,政治上的帮派都不行了,在这个菜上,还要搞什么帮派呀?这样越搞越乱,越搞越对立。我们要把精力放在经济建设上!”

他接着又“啊--啊--”了两声,见没人接碴,就打住了。

胖经理脸上的两堆肉依然存在,但丰满度大为减退。副经理和大小组长的眼神也都露出吃惊。

各地领导们互相小声说着话,避开了与饭店方的眼神对视。只有一位随同的年轻女工作人员,用那块香水毛巾捂着脸,好像在擦拭着,但从那弯弯的眼睛和微颤的肩头上,可以看出她是在憋住笑。

 

上海的那位干部似乎觉得自己很敏锐、很宏观、很有原则和立场,腔调越来越浓:“怎么样?我们入座吧。”说着,他站起身,在主位那儿,分别和北京、天津的领导推让了好一阵儿,最后终于肩并肩地紧挨着坐在了一起。

 

如今,进饭店吃饭已是平常事,但我再也没去过“凯福饭店”,甚至也多年不去四川北路。

听说,在海宁路、四川北路改造时,这个老早蛮有名的“凯福饭店”,被挪了一个位置,尽管它还在四川北路上,却被塞进了一个靠近武进路的什么大厦内。

现在,又听说“凯福饭店”已经不再营业,不知是真是假?

总之,人们不会再记得四川北路、海宁路转弯角上曾经有过俄国人开的西菜馆,有过这样一个“海派京帮”的特色饭店。

“凯福饭店”,给我留下的只有回忆,包括一次沮丧和一次好笑的经历。

  评论这张
 
阅读(293)|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