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13、背后暗流【边境插队手记】  

2012-12-15 15:24:54|  分类: 插队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午,满天乌云,雷声隆隆,一股潮湿的土腥味,从西北奔东南而来。

这场雨如果下下来,那么干涸了的土地,又可以饱饮一顿了;半枯焦的苞米,也可以展开叶子,迎接雨水的沐浴了。

这天,杜义田这帮人被工作组叫去办学习班了,西边这块大豆地里铲地的都是上海知青。

吃了午饭,我们在田间的地营子里避开火辣的日头休息。

这种地营子是老乡在田头用土垒起的简易窝棚,因为地离家实在太远,又大得一望无边,中午可以在地营子里休息,天气不好时也可在地营子里挡风避雨。

大队党支部书记郭木森正好路过,向大家宣布一件事:前几天队里评的五好社员不作数,现在要重新提名。

其实,那天在评选会上知青就很有意见。队上规定新知青才来几个月,没资格被评选也没资格选人。这就算了,但也正因为这个规定,知青的选票少了一半,来了一年多的老知青,也没有一个被评上五好社员。

好多知青当时就想公开提意见,但被施卫疆和邵子昂压下,他俩让大家忍着点,说是要通过正规渠道向上反映。

现在,大队党支部宣布重选,大家在地头欢呼了一阵子。

郭书记接着问:杜义田这人怎么样?在青年的不团结现象中起了什么作用?

大家七嘴八舌说:早就看不惯了这样下去还像什么生产队!

郭书记静静地听后,讲了一通要大家敢于同歪风邪气作斗争的话,走了。

 

雨没有下,天气格外闷热起来。

解放军工作组去搞外调了。到县、地区、西岗子跑了一大圈后,工作组和贫协的人开会沟通情况。听说我写字快,把我叫去作会议记录。

在记录会议的谈话中,我发现队里的情况还蛮复杂的:

西岗子在日本占领时期是日军的重要据点,当年队里有人就曾在那里给日军当过保甲长;还有人经常去西岗子煤矿逛窑子;斯大林期间,从苏联逃难过来一些白俄罗斯人,其中有一个白俄女人跟本队好几个人搞过破鞋。那年头大雪一下,人就开始“猫冬”,闲着没事尽出绯闻……

远的不说,就说这曹士英吧,他已故的父亲解放前在瑷珲古城里有一家最大的商店,解放后,被定为当地的“资本家”,现在的大队部和武装民兵连部就是曹家当年开的商店。

尽管曹家的商店在公私合营时被合并了,但家里毕竟有些“老货”,包括留声机之类。文革初,杜义田等几个当地高中回乡的青年经常聚在曹家听“黄色唱片”。

这次解放军工作组进村后,有人背后也做了不少动作:

地委有一个干部,七拐八弯地同杜义田有点亲戚关系,去年到生产队来蹲过点。前些日子,杜义田去找过这个干部,他对杜义田说:“你们干吧,我支持你们,我去和队长孙洪才说,让他靠拢你们,如果不行的话,就把他搞得蒙头转向。现在,队长孙洪才他们已经怕你们了。”并叮嘱说:“新来的知青站队不清楚,先不要发展他们入团。”

这就是杜义田他们敢于向队里老农、知青、工作组公开叫板的原因。

 

我一边做着记录,一边惊诧不已。心中暗想:这才是下乡后上的真正第一课。

原来单纯地认为下乡来接受再教育,所以平时处处强调斗私批修。无论什么事发生了,先想想自己有什么不对。

比如工分评低了、没被选上五好社员,就想是不是自己干活还不好,有怕苦怕累的思想?

比如没被吸收入团、没被批准参加武装民兵,我就在想,是不是自己还有很多缺点,还有哪些地方还不够格?

傻乎乎“一日三省吾身”的我们,从来没想过在我们单纯的背后,却有这样一股看不见的暗流,企图左右我们的命运,

我提醒自己:今后,对来自各方面的意见,不再一味斗私,要筛选后给予不同的回应;对身边不同的山头和力量,要进行分类并采取不同的态度。

我们必须改变对别人的依赖,学会依靠自己的力量和形象,去独立当自己的家。

少年天真稚气的时代应该一去不复返了。

  评论这张
 
阅读(388)|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