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14、山里拉煤【边境插队手记】  

2012-12-16 12:09:10|  分类: 插队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晨3点,蔡景行把我从炕上推醒,说是给知青点食堂拉煤。

我糊里糊涂地去食堂拿了两只馒头,提着铁锹,跳上拖拉机后厢,去二十里外的宋集屯煤矿。

这是辆东方红75马力的链轨拖拉机,开起来慢腾腾的,左右摇晃颠簸。我在车厢里半睡半醒,脑海里翻腾着昨晚选举知青点领导班子的事:

老知青和新知青在一起混了几个月,彼此都基本有了了解,插队干部决定选举知青点班子。

选举由插队干部老孙、老邵和贫协主任刘承新组成的再教育小组主持。

知青在食堂里挤得满满的,有的嘻嘻哈哈,有的闷头瞌睡,因为选举的结果大家都能猜出来。

提名7个人组成班子后,再教育小组又当场从中宣布一正两副。

组长是老知青施卫疆,副组长是插队干部儿子邵子昂和我,原来新知青的两个副排长:李晶霞还是班子成员之一,而陈国明则落选了。

选举结束,知青一哄而散。

吴茂财、汪永德在散去的人群中大声嚷嚷:让他们好好地干,不准和我们过不去,谁和我们过不去,就对他不客气!

这两个人是老知青,都长得很怪也很凶。吴茂财人高马大,脸却细长,稀疏但留得很长的头全部一边倒,盖住了半张脸;汪永德粗壮敦实,扁方的头,毛发茂密粗硬,连眉毛都根根竖起,遮住了一双小眼。平时有人开他们玩笑:如果你们半夜到北树林一站,谁还敢不乖乖地留下买路钱?

想到这里,我笑了,看着车后微微发白的天。

 

蔡景行见我笑,以为四周有什么好看的,问我:你看到什么了?

我说:看到绿林好汉,要我们留下买路线!

不要吓人。蔡景行探头向前方看。

一条弯曲的土路,在濛濛亮中穿过了一望无际的田野。

蔡景行骂了一句:妈的,我们有铁镐,不要讲绿林好汉,连鬼来了也不怕!说罢,又一头倒下去,睡了。

爱辉古城一面临江,三面环山,方圆十八公里是一个小平原。在小兴安岭的北面形成了一个特别的自然人文景观。以古城为轴心,向北十八里有卡仑山,向南十八里是富拉尔基山,向西十八里是群山连绵的西岗子,那里有大面积的深井煤矿和露天煤矿。

链轨拖拉机大约开了两个小时,翻过一座山,我们进了一个露天煤矿。

所谓露天煤矿,是指几十公分的土皮下,就是煤层。

这是一处已经被很多人开采过的煤山,有一条延伸到煤山中心的道路,这路本身就是煤,路两边是笔直的煤壁。

我们随便找了一块地方,用铁镐向煤壁上一刨,整块的煤就从上面猛地砸了下来,掀起一阵煤灰,把我们的脸、手、衣裤全染黑了。

在露天煤矿挖煤有点危险。煤壁太高,我们在下面刨煤,挖空了,上面就地塌下一大片煤层,有时镐把都被塌下的煤块打落埋了起来。幸好大家躲得快,不然,人也要埋在煤堆里。

我们把这些塌下来的煤块装上车,到煤山口过一地秤,约好重量付了钱,装满了煤的车,慢慢地从黑色的世界里钻了出来,我们又看到了一望无际的麦田、穿插在田中的树林、冒着炊烟的村庄……回到了五彩的人间。

已经中午,背后火辣辣的太阳把整个煤山照得热气腾腾。

来时还干干净净的我们,此时除了眼睛和牙齿,其它都是黑黑的。

蔡景行说:现在假如我们往树林里一站,倒真的成了绿林好汉了。

  评论这张
 
阅读(369)|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