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24、金水“三线”【边境插队手记】  

2012-12-26 08:27:41|  分类: 插队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9年中苏“珍宝岛”一战后,沿江各公社从战略考虑,都到小兴安岭里寻找“小三线”种粮,如果边境开战不利,沿江各公社就会组织人马向那儿撤退。
    我们公社选择的是金水。
    金水,离爱辉古城150多公里,在小兴安岭腹部,那里有黑河地区的最高峰:大黑山,也是黑河地区法别拉河和公别拉河的发源地,一年的无霜期才八九十天。
    公社在那儿种了九十多垧小麦,要从各大队抽人去收割。
    到兴安岭原始森林去,是我报名到黑龙江下乡的原因之一。今年春天抽调知青去小兴安岭脊背上修战备公路,没让我去,已经够遗憾的了,这次无论如何都要争取一下。
    聪明人在世界上办不成大事,因为主意太多。大老粗却常常能成大事,因为只有一个心眼。我就学大老粗,一个心眼地要求吧。

    这天早上,临时开社员大会。
    原因是孙洪才坚持不当一把手,生产队稍稍调整了一下队长的分工。
    副队长老吴代一把手队长,北头的木匠王喜奎当生产副队长,孙洪才调整为车马副队长。
    会一散,新上任的老吴代队长就通知我:同意我去金水三线收麦。
    去前,老乡告诉我,那儿全是森林,小麦地就在森林中间,生活十分艰苦,喝的是稀泥水,早晚特别冷,没有蔬菜。
    走前,知青点班子开了会,大家交接了工作,也交换了意见。

    9月20日,坐着东方红75链轨拖拉机,经过整整一夜的山路行程,终于来到了小兴安岭腹地:金水。
    清代,金水是鄂伦春族的游猎山林,因附近发现了金矿,才有了外来人的进入。但直到我去的那年,金水还只是一个地名,那里没有居民,只有一个小邮局和小供销店,好像是专为附近路过的猎人和探矿者服务的。
    可是我们的“三线”不在这里,还要向山里深进去好远。
    一路上,一个又一个的山头,从隐隐约约到竖在眼前,起伏不平,像暴风雨中的海浪,似草原上奔驰的群马。森林已经是一片秋色,青、黄、红三色杂陈,远近色彩各不相同。
    终于来到了宿营地,是一排白桦木小屋,屋里有两排白桦木搭成的通铺。据说是春天播小麦的人搭起来的。我们草草打扫后,抱来草,摊开被褥,就算安下了家。

    第一天就下雨,没事干。
    按规定,不干活的日子只开两顿饭。
    一起来的老乡说,只要外出了,下雨不干活也有工分,每天还有菜金补助6毛,粮票补助8两,吃饱了睡,睡足了吃,这真是神仙过的日子!
    邀了几人一块打扑克,甩了几把,觉得没劲,不玩了。
    宿营地门外向左的苔头甸子旁,有很多低矮的灌木,长满了一种叫作“杜柿”的野果,样子跟萄萄一样,又酸又甜,黑河有一家酒厂专门用它生产“杜柿酒”。好多年以后,我国才把这种野果冠以国外的统称:蓝莓。
    这个季节正是杜柿成熟时,我就去采杜柿。深山老林里荒无人烟,野杜柿长得个头又大又密,灌木的树枝上一嘟噜、一嘟噜地都挂满了,紫蓝色的果实被一层白粉包裹,特别新鲜。我蹲在那里,边采边吃,直吃到嘴唇、牙齿都黑了才罢休。
没想到,晚上拉的屎都是黑的。

    第二天天晴,出发去麦地。
    山涧里,烟雾腾腾,座座青山如腾空而起,满山的树林散发出一阵阵树汁的甜味。
    大家钻进宁静的树林里,前面有一条小路曲折蜿蜒,路两旁是白色的桦树。偶尔有几棵折断的高大松树卧躺其间,把梢头直伸进土里,深深地呼吸着曾经哺育了自己的黑土,抚摸着四周几十年来自己撒落的枯叶。不知道它们是被雷公劈死的还是被大风吹倒的?在它们身上,已经爬满了青青的苔草。我不小心碰到倒树,树干竟然一触即碎,除了树皮,它们已经完全空洞了,正在经历着重新化泥的过程。
    树林里不时传来一阵阵鸟鸣。树愈密,愈宁静,愈幽暗,踩在松软的地上向里深入,地上全是腐烂的叶子和草,发出古怪的异味。
    前面没有路了,我们走进淹没胸口的草地,艰难地一步步向前。
    钻出草地,听到了叮叮咚咚的山水声,一条清凉见底的小溪唱着歌儿流向不知前途的地方。
    一个个苔头长在山沟里,我踏着苔头过了沟,又走上了泥泞的小道,真的是“路隘、林深、苔滑”。
    “噢――!”有人大叫,我回头一看,原来是老乡采了一大把杜柿赶上来了,他满嘴紫色,一脸兴奋。
    幽暗的树林里露出了一丝亮光,越来越亮,顺着亮光,道路已到尽头,面前出现一片广阔的麦田。
    小麦地到了。
    刚刚,就好像穿越了远古的神话,我们来到了现实之中。
    今天的任务是打芟刀,为明天的拖拉收割开道。
    我跟在芟刀手后面捆小麦个子,活儿不累,很轻松的一天就过去了。
    晚霞上来,下班,又走在崎岖的小道上,急促的脚步,踏得林间腐叶发出“沙沙”的声响。霞光透过密林,把大家身上点缀得像开了五彩缤纷的花。
    山林里的生活真是新鲜又好奇。
  评论这张
 
阅读(30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