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3、彭浦车站【边境插队手记】  

2012-12-04 17:15:54|  分类: 插队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们常说:离别最愁。

197044日中午,上海彭浦火车站,却是一个渲泻不同情绪的大拼盆。

有的举着标语高呼口号,因踏上“北大荒列车”而满脸亢奋;

有的依着父母哭哭啼啼,因离别亲人而两颊沾泪。

 

我站在那里,身边的喧闹似乎与我完全无关,耳边轻轻地回荡起一阵童音,声音渐渐响亮,仿佛就在面前,透着天真无邪:“我有一个理想,一个美好的理想,等我长大了,要把农民当,要把农民当……”

我们这代人唱着这首歌读完小学,然后碰到了“文化大革命”,稀里糊涂被统一安排就近上中学,还没读什么书呢,又被统一安排为“知识青年”。儿歌中的“理想”一下子这么被统一实现了,想想真如在梦中一般。

 

彭浦火车站,原是货运车站,因上海这两年要送去农村的学生实在太多,就临时辟成知青下乡专用车站。

离出发的时间越来越近,人声鼎沸。

 

父亲却平静地站在我身边,轻轻地说:“我们家来自于农民,现在又回归农民了。”

我没听懂父亲这句话的意思,只是隐隐感到父亲心中别样的滋味。

“回归”这个词一下子将我和农民拉上了某种血缘关系。尽管要去的是黑龙江那个边境得不能再边境的地方,但同我在苏北本来就当农民的祖祖辈辈又有什么不一样呢,不就是些种庄稼、养猪羊的农活吗?

想到此,我心中坦然,既没有战天斗地的万丈豪情,也没有离乡背井的伤感悲愁。

只是心头掠过一丝难过:再也不能在深夜陪着父母,替他们抄写应付造反派所要的“检查”了。

 

一声铃响,这列加长的火车,满载着一千多名69届初中生启动了,奔向六千里外的边境。

 

送行的亲人发疯似地追赶缓缓启动的火车,哭声,压抑着;泪水,却无法止住。

前来送行的老师叫起了口号:到农村去!到最艰苦的地方去!并手挥红宝书向昔日的学生晃动。

老师们流行的做法,并没有遮住车站上亲人差别的伤感气氛。

 

火车毫不留情地把悲伤的人群抛在身后,车厢里一片寂静。

何雨琴满脸泪水地呆坐着,身体羸弱的她瘦瘦的,脸色发黄。她报名去黑龙江插队的原因很简单:在班里和李晶霞、王晓燕三人是闺密,既然她俩想去黑龙江插队,那就随着一起报名吧。

这是她第一次坐火车,火车启动的瞬间,她突然想到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自己是家中唯一的女儿,却再也不能照顾病中的父亲和帮助操劳的母亲,泪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她的闺密――李晶霞和王晓燕一起劝慰着眼睛哭得红肿的何雨琴。

 

对面坐着的杨云龙听不得哭声,冲她嚷道:“哭鼻子啦?下一站下车找你的妈去吧!”

何雨琴没理他,只顾自己伤心。

李晶霞是副排长,批评云龙:“你怎么这样说话啦?”

王晓燕快人快语:“你不要这么凶,以后你也会想妈的。”

国明也是知青副排长,坐在一旁觉得有点尴尬,尽管刚才火车开动一刹那,他看着站台上的母亲被人群挤来挤去的,自己也湿过眼眶,这时却强打精神大声说:“我们应该高兴!我们终于乘上了去祖国边境的列车!”

满车厢为他响起了掌声。

 

云龙撇了撇嘴,还想说什么,他身边的刘鹏晖和蔡景行与我对了一下眼神,制止了云龙。

 

  评论这张
 
阅读(30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