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5、江边照明弹【边境插队手记】  

2012-12-06 18:27:51|  分类: 插队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出了关外,裸露的黄土上有了零星点缀的残雪,再向北,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雪地。

47日上午10点,火车到了中国北边铁路的尽头──北安镇。

在铁路路基旁,我捧起一把白雪,那雪干干的如粉一般。我忍不住把它们放进了嘴里,在火车上三天多,水不够用,实在太渴了。

冰凉的,有些煤烟味。

 

一千多名上海知青在这里被四面八方赶来的汽车接走,我们一行也换乘汽车驶入了小兴安岭,继续向北,向着祖国的边境。

小兴安岭以及它的北面呈西伯利亚地貌,起伏连绵的山坡上,是一望无际的白桦林,厚厚的积雪在灿烂的阳光下格外刺眼,引起大家阵阵惊叹。

汽车翻山越岭,一路上剧烈地颠簸,坐在后排座上的倪智刚人比较高,一不小心,头把汽车的顶蓬撞了一个洞。要不是戴着羊皮帽,也许要闹个脑震荡。

八个多小时后,车停了,车窗外漆黑一团,什么也看不清。

突然,远远地望见晃动的火把,传来了热闹的锣鼓声,老乡踩着雪道前来迎接我们。

目的地──爱辉到了。

老乡和知青相拥在一起。

有人叫着我的名字,然后向一个个头不高的年轻人介绍说:“这是一队新来知青的排长。”又向我介绍说:“这是一队队长孙洪才。”

刚介绍完,的一声尖叫,头顶上一个亮点升向高空。

好多知青抬头望着那个亮点问:放焰火了?

孙洪才说:鬼哪!你们认为这是大上海呀?哪来的焰火?是我们在这儿深夜敲锣打鼓,把老毛子闹懵了,放个照明弹想看个究竟呢!

照明弹缓缓降落,四周如同白昼。

我看见了爱珲古城,看见了冰封的黑龙江,看见了两岸对峙的岗楼。

苏军岗楼上的士兵也一定看清了:又一批身穿统一绿色知青装的年轻人,来到了剑拔弩张的中苏边境线上。

 

马车拉着我们,拉着我们的行李,来到了一座破败的清真寺前。

这就是我们的知青点。

三幢房子围起一个小院,院中央有几棵高大的落叶松和杨树。北面正房的外窗和门檐上雕着花纹,廊柱上的油漆已经斑驳,那是女知青的宿舍;南面偏房很简陋,但也是青砖铁瓦,是男知青的宿舍;东面靠江的房子不大,是我们的食堂。

从食堂的窗口望出去,是宽约五六百米的黑龙江,对岸苏军的岗楼有月光下历历在目。

一年之前,上海已经有25名知青插队在这里。

他们后来被称为老知青;而我们这批来的27名知青,后来则被称为新知青。

 

老知青对新知青的到来显得兴高采烈,早就烧好了香喷喷的大米饭和豆腐汤。

东北的大米饭真好吃!对一直在大城市里吃陈粮的年轻人来说,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粒粒晶莹通透的米饭,大家边吃边啧啧称赞。

还有这豆腐,香!东北大豆磨出来的豆腐,的确结实又新鲜。肖明三口两口吃完,端碗想再添。

出来前,怕儿子吃亏的妈就教他如何在集体食堂吃饭:第一碗要大口吃,第二碗要小口吃;先吃菜,再吃饭。

没想到做食堂的老知青昊宇对肖明笑笑说:没了,就这些,专门给你们准备的,我们老知青都没份的。

没了?肖明有点后悔,那碗豆腐汤吃得太快,连什么味儿都不知道就全下肚了。

  评论这张
 
阅读(37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