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大鱼山岛的另一块纪念碑(MY足迹)  

2012-03-29 20:34:11|  分类: 走遍中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我们乘坐上海海事船,从三洋港出发,陪同五位烈士的家属,终于登上了大鱼山岛。

大鱼山岛属于舟山市岱山县,这是个由400多个岛屿组成的县,而大鱼山岛地理位置独特,正好处在钱塘江大喇叭口外的中间。

大鱼山,就像个哨位,牢牢地卡在东海之中。

1944年夏,新四军浙东支队派出70多人去大鱼山岛开辟根据地。

他们上岛5天后,被汉奸告密。日伪军300多人乘艇围攻大鱼山,还派了两架飞机助战。

战斗从早晨8点一直打到下午3点多,新四军击毙日伪军100多人,牺牲了40多名。

这场战斗,被当年延安的《解放日报》称之为“海上儿狼牙山战役”。

烈士中,就有上海南汇籍战士24名。

3月20日,南汇有一位红色收藏家告诉本报:他在南汇找到了其中2名家属,家属只有一个愿望:68年过去了,他们想去大鱼山岛祭奠亲人。

3月23日本报刊发消息后,又有3位烈士家属被找到。

连续见天的新闻报道,促成了今天的大鱼山之行。

奇怪的是,直到昨天夜里9点,我才被告知,我,可以跟随同去,但电视台记者不能去。

今天早上,现场一位干部下令,一家新闻单位只能有两名记者上船前往。而我们一行是五人,那位干部对我说:超过两人要减掉,否则上不了船扔在码头就不好了。

我问他:那条船能上多少人?他说30来人。

我说:我要去船上看看,如果真去不了这么多人,那我就不去了。

于是大家无话。

到码头一看,原来是一条十分现代化的海事船,有好几个休息室和会议室,上100人都没问题。

于是大家更无话。

按照我们原来的打算,是想报社自己出车包船,请这些烈士家人前往大鱼山岛的。

(祭奠过程我拍了视频,这里不再叙述。)

路上,我一直唏嘘不已:68年了!24位烈士只能前来5位家人,现在及以后,还有多少人能记住这些烈士?

我能告诉大家的是:就在1988年,小岛的山顶上建了一座烈士纪念碑,岱山政府没有忘记这些烈士。

就在2005年,浙江组织该省的烈属家人来过岛上祭奠,浙江政府没有忘记这些烈士。

只是上海,我们很少听说过有上海人在本地集体参加新四军;我们很少听说有过这么多的上海人在与日军的一次战斗中牺牲……

我站在建有烈士纪念碑的山顶,遗憾地眺望大海。

已经第二次来到大鱼山的本报记者程绩告诉我:紧靠大海边的那座高山上,还有一块镌刻着“永垂不朽”的烈士碑,那是刚解放时,当地渔民自发建起来的。

我用摄像机的镜头尽可能地搜索着那座山头。慢慢地,山顶上现出一块石碑。

尽管它是那么简陋,但它却一下子拨动了我的心。

我心底突然释放出一种欣慰:人民,是从来不会忘记这些烈士的。

我很想去那座山,那座面临大海的山,很可能就是当年新四军阻击日寇的战场,所以渔民才会在那里立起纪念碑。

但没有时间了,海事船必须在规定的时间离开大鱼山岛。

当大鱼山在我的视线里越来越远,越来越小时,我还能看见海边的那座山。

那山上,有着另一块纪念碑,人民的纪念碑。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