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大运河漂流(三)(MY足迹)  

2012-03-04 14:11:35|  分类: 走遍中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手长的柔软心

真正的大老粗是他。

但只要靠近他,你却能感觉到他细腻的感情。

他,三十五岁,一米八的个头,寸把长的胡子,蓬乱的硬发。在船上紧伴着我,却一言不发。

我问他:“船队长和指导员的名字怎么写?”

他躲避着,支支吾吾了好半天,告诉我:“我跟你讲,我没有文化,我跟你讲,我只上过小学一年级……”

在月色氤氲的运河上,他开始讲述自己,他不断使用的标点符号就是“我跟你讲”。

我发现这是一首美丽的哀歌。

陈建山,驳船上的水手长,弄船人的儿子,五六岁起就牵着小船在运河上玩。

在他上完小学一年级时,文革开始,他辍学了。

后来,他再没进过学校,如今,有两个孩子。家在泗洪县农村,老婆在家种田。

他已经三个月没有回家了,想孩子。

他说他一生的希望就是让孩子读好书,再不能让孩子也像自己这样没文化。

想爱而极少有爱的机会,那爱便常常满得溢出来。

每当船队穿过城镇,陈建山便会钻出舱来,眼睛不自觉地停留在岸上儿童纯真的脸,恨不得抱过来亲亲。

不过,这些孩子并不缺少爱,对这个痴情水手的回报,有时竟是从岸上飞来的瓜皮和石块,甚至从桥上撒下一串尿。

陈建山想叫喊,吓唬一下恶作剧的孩子,又担心孩子受惊从桥上翻落,只好拭去身上的污物,黙黙地钻进狭窄的船舱。

但只要岸上传来孩子的声音,他就忍不住又要钻出舱来,笑着看着孩子。

夜深了,我回舱躺在陈建山让出的床铺上。

忽然,床头上用橡皮膏粘着的一张黑白小照跃入我的眼前。

一男一女两个小孩的合影。稚嫩的脸蛋上,露出甜甜的笑,两双骨溜溜的大眼,好象在责怪我睡在了他们父亲的床上。

我的心弦一下子被什么拨动了,我能想像得出,当经历了一天的艰辛,躺在床上让肌肉松驰时,陈建山便是这样,通过目光开始与儿女心灵的对话。

这真像是一部读不完的小说,陪伴着水手度过数不清的日日夜夜。

粗壮的大汉,爱得竟是如此细腻。

大运河漂流(三)(MY足迹)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大运河漂流(三)(MY足迹)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