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清明,想起当年照片中曾有的他  

2012-04-04 10:33:51|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清明,我写了《想起当年照片中没有的他》和《她》,一位是江财妙,一位是沈爱芳。

在我手头的插队照片中,确实没有这俩位。而这两位又都已经离我们而去了。

老棺材看了我的博文后建议:是否能征集一下土匪和爱疆的照片,在清明时贴出来悼念一下呢?

后来,何刚发给我几张照片,其中就有江财妙。

在这个清明,我把照片贴出来,也算是一个悼念吧。

清明,想起当年照片中曾有的他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躲在后排右二的是江财妙。

沈爱芳的照片至今还没有人能提供给我,因此还留下一点遗憾。

今天,又是一个清明,我要写下《想起当年照片中曾有的他》。

就在上面这张照片的前排左一,大家一定会记得他:王机发。

在五十多个插队知青中,王机发给人的印象是默默无声。

劳动中,他不会一马当先地争第一;学习中,他不会慷慨激昂地谈体会;交往中,他不会猛拍胸脯夸海口。

当然,他也不会因派他的活儿苦而抱怨,不会因伙食差而不满,不会因不受人重视而不快。

大部分的时间,他是被当作队里的劳务工派出的。所以,在生产队、在青年点,很少听到他的声音。

即使回到了生产队,他也是独来独往,在这个集体里听不到他的争吵声、打闹声,甚至高兴的或不高兴的声音。

他就那么安安静静地在生产队插了九年队,然后安安静静地跟随着大返城风回到了上海。

插队的九年里,我们每个人都留下了让别人可以作为茶余饭后谈笑的故事,而王机发,我们几乎找不出可以议论一下他的故事。

这本身是否就是一个故事呢?

但王机发是热爱这个集体的,是思念插队的第二故乡的。

1999年年初,我告诉他,知青联谊会要筹集“帮困互助金”,他二话没说,掏出了钱。

2009年年初,我通知他,要组织知青回第二故乡去看看,他说他也想参加。

但他没去成,他因胃部大出血住进了医院,不治而逝。

2010年春节,我、陆丽芳和从美国来沪探亲的刘来根夫妇去王机发家,代表知青向王机发的家属送了一点慰问金。

那时,我才发觉,王机发的妻子是一位小儿麻痹症患者,而他们的儿子,还在读大学。

我可以肯定,王机发是我们五十多个知青中最晚一个结婚生子的人。

在他的默默无声和安安静静中,到底还有着多少不为我们所知的故事呢?

2011年中秋,王机发的妻子给我发了一条短信。

她在短信中除了表示对我们知青的感谢外,还告诉我,王机发的儿子大学毕业了,找到工作了。

短信的最后一段说:“中秋节那晚,我梦到王机发和你们知青在一起。我想,他是想你们了。”

我突然热泪盈眶。我相信王机发的妻子,她是最了解丈夫的,这个看上去默默无声安安静静的人,托给妻子的梦里,蕴藏着多少深情呀!

今天,我一个人在值班,我默默无声地、安安静静地写下此文,以悼念天堂里默默无声安安静静的他。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