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捕狗记  

2012-10-24 20:28:12|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多年前,我曾跟随一支捕无证狗的队伍行动,经历了截然不同的执法过程:

 

先是去上海有名的“下只角”:虹镇老街。

一捕狗队员敲门,让其主人出来;另两名捕狗队员拿着长铁钳,乘主人出来不备之机,夺门而入。

一会儿,只听得“呜--呜--”的狗嚎声,一条小黄狗被拽出门。

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跟了出来,嘴里叫骂着“妈的×!还我狗!”还踢了捕狗队员一脚,上来紧抱着狗不肯放。

周围邻居赶紧上来把小孩拉开,吓他:“快回去吧,要把你也抓去怎么办?”

直到捕狗队得胜走远,小孩还在叫:“你们过来,我砸扁你们!”

他母亲,一个哑巴,说不出话,只是朝着那条被大铁钳卡住脖子、渐渐远去的小黄狗发出“呕呕”的叫声。

 

后来到“上只角”:山阴路。

一捕狗队员摁响门铃,立即围上一群旁观者,其中一人说:“这是×××当官的家,这下有好戏看了。”

很久,一女佣开门,用眼白厌烦地扫了一下捕狗队众人。

捕狗队员穿过院子,小心在门垫上擦干鞋底,踏进打腊地板,只见一老头,坐在沙发上。

老头稍向前欠了一下身子,知道是来抓狗的,便跷起二郎腿,点了一支烟,然后问:“我不想养狗,可是我家中失窃,你们负责吗?”

“失窃?您可以报案的。”领队小声地回答。

“可是,很多案件你们根本破不出来!”老头有点光火。

“我们是按规定办事,您这狗没有证……”领队话没说完,就被老头打断。

“那好吧,过两天,我让人去办手续,领个证来。”老头说完,闭上眼睛。

“一星期后,我们再来看看。”捕狗队告辞,老头动也不动。

出了门来,围观的人群一哄而散,留下了一句话:“果然没抓走。”

 

20多年过去,“下只角”虹镇老街拆了差不多了,“上只角”山阴路在周边新起的高楼之下显得破旧落脚了。只是不知道现在的执法还会那样截然不同吗?

  评论这张
 
阅读(564)|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