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28年前日本青年访华插曲  

2012-10-29 09:35:26|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4年,抱着“和平相处,世代友好”的期望,中国曾邀请3000名日本青年到中国参观访问。

作为普通市民,我亲眼目睹了一些场面:

9月25日晚上8点左右,两辆摩托鸣叫开道,几十辆大客车和小轿车由西向东驶过我家门口,闪烁的红色灯光象一条巨大的游龙在夜色中穿过城市。

9月26日上午上班途中,见虹口公园(现改名为鲁迅公园)上空浮起十多只大彩球,围墙外三五成群站立着武警,这天公园闭园,里面辟三个草地露天舞场,将有1500名伴舞中国青年、1500名领导干部和1500名日本青年聚会联欢。

当天中午回家路上,交通阻塞,路边挤满了看热闹的市民。当联欢后的日本青年乘车路过,车上车下互相挥手致意,一位身着油渍工作服的青年工人大叫一声:“你好!”引来车上一片回响:“你好!”

听说这批日本青年在上海呆了三天,然后分赴中国各地,最后在10月1日从几路汇集到北京,参观了中国国庆35周年的阅兵仪式。

 

28年过去,这些青年大都成了日本的社会中坚,其中包括当今日本首相野田,他也是当年3000名访华日本青年中之一。

可是,当年来中国参加活动、而如今是日本社会中坚的这些人,还有多少“和平相处,世代友好”的意念呢?

 

就在那场“和平友好”的狂欢派对中,有这样一个不为大众所知的小插曲:

有几名日本青年抽空,去四川北路一条弄堂里,寻找其上辈曾住过的房子。好不容易找到,但开门的一对老人一见日本人,就说:“我们不欢迎你们。”并立即把门关上。弄得日本人和陪同人一脸尴尬。

来访的日本青年搞不懂这是为什么?因为他们从小受到的教育里就没有日本侵略中国的内容。

 

四川北路在十九世纪末,是公共租界;而这条路的最北面,就是虹口公园。

1937年“八·一三”事变后,上海沦陷,四川北路成了日本占领军聚集的中心地段,虹口公园被日军改名为“新公园”,成了日本侨民的“乐园”,中国人很少敢去那里。

虹口公园靶子场东南部,则被日本人改建为“日本上海神社”,用来作纪念和追悼侵华日军战死官兵的灵堂。

即使了解那段历史的中国青年人,有的可能对这些都已经无所谓了;更不要说对那段历史根本无知的日本青年人了。

但在这条路上的中国老人,一辈子也忘不了那时日本军的凶狠和日本侨民的得意。

 

我既不是四川北路弄堂里的那位老人,要“世代仇恨”;也不是在大马路上喊“你好”的年青人,幻想“世代友好”。

我住在虹口公园附近时,每每路过公园东南角,看到曾经的“日本上海神社”旁边,在1984年竖起了“中日世代友好钟”,总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作为一个中国中年人,面对民族的上承下传,我只想说:拿着橄榄枝,但决不要放下枪。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