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对峙的岗楼(中俄边境故事一)  

2012-10-10 09:26:43|  分类: 海外漫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3年3月,我第一次出国。

去的是黑龙江对岸俄罗斯的一个城市:布拉戈维申斯克。

踏上这块曾经是中国现在是俄罗斯的地方,踏上下乡8年多我天天不得不看的地方,感觉就像是打翻了的五味瓶,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布拉戈维申斯克,在俄语中是“喜讯”的意思。

1858年第二次鸦片战争,沙俄侵略者穆拉维约夫逼迫清政府签订了《瑷珲条约》,划去了黑龙江对岸6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快报传到圣彼得堡,沙皇兴奋地连声说“这是座报喜之城呀!”

于是,中国的海兰泡,被改名为布拉戈维申斯克。

 

1900年义和团事件后,沙俄又制造了“江东六十四屯惨案”,把中国在黑龙江对岸仅剩的30多万平方公里又全部掠夺了去。

从此,中国少了十分之一的领土,内河黑龙江变成了中俄之间的界河。

假如我是在150多年前写下这篇游记,应该只能算是《走遍中国》;而现在,我不得不把这篇游记补缀在《海外漫游》里。

 

是的,1993年3月,我越过黑龙江,算是人生的第一次出境了。

我第一次站在黑龙江的对岸,回头眺望祖国,脑海里翻腾起一件件当年在边境上经历的往事:

 

1970年4月7日,我们在赶了三天火车,一天汽车后,在夜里到了下乡的瑷珲古城。

远远地望见晃动的火把,传来了锣鼓声。

“啾”的一声尖叫,一个亮点升向高空。

“放焰火了?”颠簸了四天三夜,刚下车的我有点发愣。

一位老乡接过我们的行李说:“鬼哪!我们在这儿半夜敲锣打鼓,把老毛子闹懵了,放照明弹呢。”

照明弹缓缓降落,如同白昼。我看见了瑷珲古城,看见了冰封的黑龙江。

我已经站在剑拔弩张的中苏边境上了。

 

我们的青年点是一座废弃的清真寺,就在江岸上,在边防军的岗楼下。

从此,我们天天早晨眼睛一睁开看见的就是隔岸矗立的两座岗楼:中国的和前苏联的。

 

下乡的日子里,我们干一天活拿一天工分。今天是星期几?这个概念我们是没有的。

但只要一到春夏季节,对岸岗楼下飘来阵阵手风琴音乐,附近农庄的姑娘和边防军人在江边跳起了舞蹈。我们就知道,又到周六了。

那思绪就会飘呀飘的,飘到城市:明天,远在上海的父母好休息了。

 

前苏联还专门开了一个对中国知青的电台频率。

那时带收音机下乡的知青很少,即使有,也没人敢听,因为那是“敌台”。

睡在我旁边的知青有一台小型收音机。有一次他偶然拨到这个电台频率,停留了一下,赶快又拨过去了。

嘿嘿,这不能算是偷听,只能说是在调频率的过程中不小心听到了。

 

但我牢牢记住了电台中的那句话:苏共与中共的看法不同,苏共认为在取得政权后,大规模的阶级斗争已经结束,存在的只是阶级矛盾……

之所以记住这句话,是因为我想搞明白,社会主义国家之间为什么要打仗?是为了这些理论上的分歧吗?

从中苏之间的珍宝岛之战,直到后来的越柬战争、中越战争……

 

可惜的是,我当时没搞明白,现在也不再想去搞明白了。

 
对峙的岗楼(中俄边境故事一)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如今,黑龙江两岸的中俄边防岗楼依然屹立。
对峙的岗楼(中俄边境故事一)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当年在黑龙江边巡逻站岗的民兵和边防军。

  评论这张
 
阅读(25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