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56、前途在哪【边境插队手记】  

2013-01-27 00:13:44|  分类: 插队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从拿下水稻地后,我成了大田劳动的带工人。

夏锄铲趟时,生产队所有劳力分成三组,组长都是上海知青,我是第一组组长。

其实带工人就是干在前头,歇在后头的活儿,操作简单,比知青排长的工作好干多了。

 

又一天活儿干完了,两条车轮印子像我们铺在草地上的布条,从泥土小路上飘进了北树林。

我们随着马脖上叮铃当锒的响声,摇晃在树林清香的松脂味里。

下工了,知青笑着唱着,年轻老板用有力的吆喝声鞭打着马儿快跑。我盘腿坐在车上,望着一晃而过的青松以及远处树间隐约闪现的黑龙江。

昨晚评议五好社员时,大队副主任对仲志红想回上海参军一事进行了批评,说她不安心农村,怕苦,等等。

我有一些不同的看法:首先她想参军并没有什么错,其次是她在知青中表现不错,不管她心里想干什么,她现在的表现是可以评上五好社员的。

尽管社员最后通过把她评好五好社员,但困惑却留了下来:知青的前途到底在哪里?

最近知青点情绪不稳,想的最多的就是:一二年、三四年以后,我们五十多人将是怎样的去向呢?

有一多半知青肯定地说,自己将会离开这里。其中除了少数知青幻想能读大学外,其余的知青在心底嘀咕最多的问题是:这一辈子还能回上海吗?

 

马车出了北树林,上了往古城方向去的沙石公路。

天像翻了脸一样,一下子变得黑沉沉的,乌云迅速地压了上来。

突然一道闪电,把我从深思中惊醒,抬头遥看南天,风雨即来,带来一阵潮湿味。

远处江水的波浪像鱼鳞般微微摆动。堤岸上一片翠绿,青青的草地散发着白天的温度。西边的太阳余辉,正渐渐地被黑云收拢。

几年来,全国上千万青年奔赴农村,其中更有6869两届,干脆实行一片红,他们集体从城市消失,全部下放到了外省农村。

这仅仅是一个过程还是最终的结果?

中国除了农村其它单位都不要年轻人了?

中央和毛主席对一片红这些知青以后还会有什么另外的安排?

现在,70届分配方案打破了很多已经下乡知青的幻想。

它宣布结束一片红,开始分硬档(家中有兄姐下乡的)、软档(家中没兄姐下乡的)实行四个面向。这同当初一片红动员我们下乡的革命口号接受再教育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相比,显得很不一样。就拿我家来说吧,因为我哥和我都是插队,今天大弟弟就算作硬档,可以分在上海工厂了。

这让很多知青对下乡产生动摇,对前途产生忧虑,开始质疑一片红的产生,实际上是国家在安排城市青年就业时发生了困难,但革命口号却喊得跟真的一样,只不过知青不知情罢了。

有人感叹命运不好,为何不早生几年或晚生几年?

 

马车载着我们进入古城。一个闪电接一个闪电,没有雷声、没有雨点……

蔚蓝的天空被乌云遮着,只露出那么一小块,西落的太阳硬从那一块蓝天里喷出她的余辉。

四周的云,像粉红色的棉花一样;而西山的一段,站立在余辉之前,背后是耀眼的光芒。

说这些还有用吗?我开始变得实际,过去和未来,我们都无法选择,我们能做的,就是在现有的条件下,解决眼前的问题:

五十多个二十岁上下的青年人,住在清真寺这个又破又旧的大院里,而这个清真寺已经被当地的回族多次讨要,要知青搬出去。

知青点还能在此维持多久?

 

在古城的十字路口,可以看见知青点食堂袅袅升起的炊烟了。

收工的知青刚下车,南边的山峰上,忽地一亮,最后的闪电一下划破云层,接着,撒下了稀疏的雨点。

太阳的光芒还在,照射在雨点上,一望无际的雨帘,从耀眼到黄,从黄到褐,从褐到灰。

雨很快就停了,湿漉的路面上、屋顶上,腾起阵阵热气,不一会也干了。

黑龙江的夏天真的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