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32、代伙食长【边境插队手记】  

2013-01-03 11:42:43|  分类: 插队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田收割和打场脱谷都结束了,首批回上海探亲的知青今天上午离开生产队。

他们都是老知青,下乡已经快两年,在他们的人生经历中,从来没有这么久地离开过上海。所以,也从来没有这么激动兴奋地准备回家。

在黑龙江插队的知青不像兵团农场职工每年都有国家规定的一个月探亲假,插队就是农民,自己看着办。不知道是怎么约定俗成的,插队知青一般都两年才回上海探亲一次。

当然,插队知青的探亲时间长短也比较自由,少则两个月,长则三四个月。

王根生也是这次探亲知青之一,他抑止不住回上海探亲的喜悦,却还顾及到留下过冬知青的心情,大声对留守的知青说:过几个月,我们又要回来的!

随着一些知青陆陆续续地回上海探亲,知青点的人少了好多,食堂最累的阶段也过去了。

不过,由于汪永德和吴茂财等人在制造麻烦,横加指责和挑剔,食堂成了矛盾冲突的第一线,每天只听到一大堆的意见还有争吵。炊事员换了一个又一个,基本上三天一做就吵架不干了。

也正因为食堂里经常发生争吵,知青班子怕惹麻烦,不敢说话,不敢做事,越怕就事情越多。这又引起其他更多知青对班子的意见。

谁都不愿意再做食堂。

终于,那天炊事员集体罢工,食堂停伙了,午饭是让邻队知青点做好送来的。

知青班子下午开会,讨论谁来做食堂。

施卫疆心事重,在会上灰心地说:现在有点乱,有些人根本不听招呼,管不了。

邵子昂则认为只要把政治学习抓好了,吃饭的事也就可以迎刃而解,在会上说:先要把学习组织起来。

说来说去的,也没落实明天谁来做饭的事。

最后,大家把眼光投向我。那意思很明确:你能不能来当伙食长?

下乡7个多月,我一直保持着沉默,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无法再躲避下去,于是点点头说:让我来试试吧。

晚上,召开全体知青会议,先宣布我来当伙食长,然后,大家苦口婆心地劝说蔡景行和肖明做食堂。

蔡景行心软,经不住大家劝说,同意做食堂。

可是肖明坚决不想干。蔡景行对肖明说:不要看见知青有的搞‘920’,有的当电工,有的在大田干活,都会受到重视,虽然做食堂不受重视,但没人做食堂,大家吃什么?

肖明说:不是我不想做,是有人一天到晚要和食堂捣乱。

知青班子当场表态:有意见可以向伙食长提,捣乱要坚决制止,相信大家会支持食堂工作的。

肖明不再吱声。大家通过了新的食堂工作人员。

 

知青会议刚开完,大队书记郭木森把四个小队知青点的头儿都叫到连部,告诉我们:最近大队小队领导都要去县里集中培训,上海干部也都要回上海探亲,要我们不要有依赖思想,要靠自己管好知青点。

我当时有点发懵,怎么没想到当伙食长正好赶上了这个好时候?

当伙食长的前三天,我先代高朗喂猪挑水。大田的活完了后,高朗又回来喂猪挑水了,但他的手被菜刀割了一条很大的口子,要休息三天。

第一天早上,我5点就起炕,先挑水烧炮仗炉子(一种很大的烧热水的炉子),要保证在知青早上洗漱时能用到热水。

然后喂鸡,这是最轻松的活儿。拿了一盆苞米粒,咯咯咯一叫,几十只鸡都来抢食了。

喂猪要麻烦些,切菜、点火烧食、挑食到猪圈……

干完这些,也差不多到中午吃饭的时间了。

吃完午饭,又开始挑水烧水。趁烧水的空档,再给猪喂食、赶鸡回笼……一天下来,忙得头头转。

傍晚知青下工回来洗脸洗脚,炉中的热水一会儿就用完了。

汪永德得意地对我说:哼!今天晚上要发生水荒了。

我赶紧又去挑了一担水,加进炮仗炉子里。还好,没耽误大家用。

一天下来,想想高朗,平时真的不容易。

明天,我想提前半个小时,四点半就起来,多花点时间,应该可以把事情做好。

 

  评论这张
 
阅读(28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