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191、初考顺利【边境插队手记】  

2013-11-16 10:00:11|  分类: 插队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6日去县城,18日参加考试,19日回生产队,一共去了四天。

在县城,我住在王根生所在的粮库宿舍里。三年前,王根生被招工到县粮库后,平时队里知青来县城碰到不方便,都喜欢到他这里来落脚。

到底是插兄插弟,王根生对我来县城参加初考更是照应。白天帮我打饭,晚上帮我打洗脸洗脚水,只提供方便不进行干扰。

只是在我初考结束的那天晚上,才对我谈了他自己对将来的安排:看到知青纷纷离开回上海搞病退,他觉得再待在这里已经没有意思。目前他父亲正在联系山东老家的对口单位,准备把他和对象一起商调回老家即墨。

王根生的对象也是我们队的知青,姓卢。小卢一年多前被县水泥厂招工。这俩人都曾在知青点一个锅里吃饭,如今在县城举目无亲,经常来往,下班后碰个头,聊聊当年下乡的事儿,十分有趣。一男一女的,日子一长便处起了对象。

 

还是回到我的初考上来吧。

这次初考三门课:政治、语文、历史。

听监考的老师说,今年考生才七百人,去年有二千多人。我从现场也可以看出来,今年参加高考的上海知青不太多,我们公社才20来个,估计大多知青都搞病退去了。

进考场刚坐下那会儿,我还有点紧张。等到监考老师把考卷发下来,我一看题都很简单,心中完全踏实。

我轻松顺利地答完,走出教室,等候一个公社里其他参加高考的知青出来。一方面是打个招呼,大家好分道扬镳各自回屯子去;一方面也想沟通一下考完后的感觉,看看自己答的对不对路。

不大一会儿,大家都出来了。根据互相交谈的情况,我可以断定,自己的考分在全公社中一定是拔尖的。

接下来我将投入更加紧张的复习,为720日的统考而努力了。

 

一回到生产队,张大娘家的老闺女兰兰就来帮我晒被子。

晓雁长期住在张家,与张家大姑娘胖丫、老闺女兰兰的关系都特别好。晓雁回上海搞病退前叮嘱张家姐妹,平时关照一下我的生活。

晒着被子,兰兰抽空帮我洗了几件衣服。晚上,又来拉我上她家吃晚饭,说是她爸妈说的,要犒劳一下从考场凯旋而归的我。

 

晚上,我总算一个人静下来,在宿舍再看一遍晓雁写来的信。

这信封落款的日期,同我去县城初考前给她写的信一样,都是613日。

不过,信是我今天刚刚收到的。

 

不得不承认,对于生活,女人要比男人看得更远更实际。

当我还忐忑不安地在担心如果考不回上海,俩人的感情怎么办时;她在短短的信里流露出来的则是另一种考虑:一旦我考在外地,该如何安排将来的生活?显然,在感情这个问题上,晓雁没有任何异议。

这对我是一种安慰,也是一种巨大的动力。

我提笔给晓雁回信:

 

“你好!

今天,我怀着胜利的心情,从黑河坐船回到知青点,收到了你613日的信,心里十分舒畅。”

我把这几天在县城初考的情况作了详细的描述后,话题一转:

“当初为劝你回上海搞病退,我对你说过一些生硬的话。因为那时我担心如果自己考不回上海,你的父母会像我的父母一样,也来反对我们再谈下去。我想过,如果那样,即使你选择和我‘黄掉’,我也会谅解你,我觉得这是我应该具备的良心。

当然,我想到过,那些生硬的话可能就会引起分手;并且,对一个十分有把握病退回上海的人来说,还可能正好成为分手的借口。

但是你忍受了,这让我十分感动,我以后不会再考验你而惹你伤心了。尽管将来的路很曲折,我们也要共同走下去。

我父母已经知道你回沪搞病退,但他们来信都不提及此事,我也不想在紧张复习的情况下节外生枝,毕竟他们是我的亲人,等考完之后再说吧。

1978619日爱辉”

 

几天后,我也收到了晓雁对我在613日的信的回复:

 

“你好!

我也收到了你613日的信,我们已经好几次都在同一天写信了。

为避免误会,以后我们在信中都要写明接到的是哪一天的信,好吗?

看到你对我的了解和放心,我觉得很高兴。我白天黑夜做梦都在问自己:我们将来的命运会如何?

初考分数什么时候公布?题目难吗?什么时候填报志愿?关于你要报考的学校,我也不太懂,我想最好上海报两只,黑龙江报一只,你是否写信和家里商量一下?应该还来得及。

街道在16日通知我去复查,我去了,结果医生有事,叫我23日再去。真倒霉,好不容易轮到了,还没检查上。

现在上海病退的速度是比较快的,很大一部分人不用检查就可以回来,这部分人的范围有‘二农’(家中有两个插队的)、‘外地子女多的’(不管是插队还是兵团农场)、‘家庭条件困难的’等等。

我有一个建议,现在还想在黑龙江等待招工的知青还是让他们回来搞病退,虽然病退回来的知青将来在上海干什么工作还说不定,传说也很多,但不管干什么,总比留在黑龙江好。至于将来,就看各自的运气了。

1978622日上海”

 

这封信,透露出上海对知青的“病退”出现了进一步的松动。尽管还有一些条件限制,但毕竟无“病”也可以退了。我把这个消息传递给了更多的知青。

当然,我更关心晓雁在这封里关于高考志愿“上海报两只,黑龙江报一只”的建议,说明她既希望我能考回上海,也给了我在黑龙江读大学的余地。

这说明晓雁是了解我的,她知道我即使考不回上海,只要是大学,我都会去读。

 

  评论这张
 
阅读(198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