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为母亲开博客  

2013-12-08 22:58:29|  分类: 我与我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电脑前打开这本母亲写的回忆录,那熟悉的字迹一下子把我拉回40多年前。

那时,我只有十三四岁,父母亲白天挨斗,晚上还要写所谓的“检查书”。经常在夜里,我就坐在父母的身边,帮他们誊写“检查书”的草稿,好让他们早点休息,第二天有精力去应付凶神恶煞的造反派。

那时的誊写,带着深深的困惑、懵懂、压抑和难过。

不过,却从此熟悉了父母亲的字,熟悉了他们涂改文字、增删段落的习惯。

 

现在,我已经60岁了,再翻看80多岁母亲手写的回忆录,那字依然如前。

六年前父亲过世后,母亲就一直在整理父亲的文字,为父亲单独写了7万多字的回忆,然后又开始写自己的回忆。

父母亲都是南下干部,从涟水老家一直来到上海,生了五男二女。除大女儿在苏州夭折外,其他子女四个在上海,一个在广州,一个在加拿大。后来又有了五个第三代;现在又有了三个第四代。

还有被父亲带来上海读书、工作、成家的叔叔,如今也做了爷爷,老少三代也有了九口人。

这一大家加上媳妇女婿,有将近三十来口人了。

 

今年是上海开埠整整170周年,上海从此成了移民城市,一年又一年的,不知有多少人从外地来到上海打拼,他们的后代从此在上海开枝散叶。可是如今,第一代上海人为什么会来到此地?他们都有些什么样的经历?又有多少后代还能记得呢?

好多年前,老家涟水派人来上海续家谱,上海这一支以父亲为第一代。

老家依然因袭传统,记录的是韩姓的家谱。母亲不姓韩,她甚至连自己的姓都没有,她是用父亲名字中的最后一个字来作为自己的姓的。但她却在八十高龄,一个字一个字地记录了父亲和自己的经历,用她的话来说,就是“无非是想留点墨痕,馈我后人。”

 

这半年来,母亲几次跟我说:“八十多岁了,记忆越来越差,你抓紧时间帮我修改一下,我希望有生之年能看到它们成稿。”

那时,我正在整理自己《边境插队手记》下半部的素材,本想整理完再修改一遍看看能否出书;再有,我还想用五年的时间,整理从事新闻职业20多年来一些得奖作品的背后故事;写一篇《新闻热线》的小说;整理一本《散文集》;但是,现在我通统都要停下来了。

我想先把母亲写的有关父亲和她自己共十多万字的回忆整理出来。

 

母亲是很节省的人,她的这十多万字写在一些旧文件纸的背面,上面有着我熟悉的涂改和增删。

我犹如当年坐在父母身边帮他们誊抄,不过,那不再是我十三四岁时稚嫩的字迹,而是誊抄在电脑上。看着这些文字一个个被数码化并将在家族内永远保存,我的心情也与当年完全不一样,带着深深的思念、理解、欣喜和幸运。

我为母亲开了一个网名为“清且涟漪”的博客,那不仅仅是因为父母亲来自地名曾叫作“清江市”的涟水县,也是他们那一代人的生命写照。

实际上,这个博客是面对我们家族的,我将会把整理出来的父母亲回忆一篇一篇地放上去。然后静静地坐在那里喝着茶,等待亲友包括下一代来评论和发表感想。

我不知道这样的家族博客最后会怎么样,但想像中那过程一定是十分有益而且有趣的。

 

之所以在这里写下这篇博客,是想对一直来看我的博友打个招呼:或许我有时还会上来发一些游记,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要“失踪”了。

各位,对不起,等我忙完这事再见!

  评论这张
 
阅读(449)|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