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六十度烈酒(爱辉过年四)  

2013-02-27 22:15:07|  分类: 走遍中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初四一早醒来,得知“小山东”昨天受寒,一夜拉了六回肚子。

我问他:“今天要去爱辉古城,你行不行?”

“小山东”着急了:“怎么不行?没问题!”

去爱辉看老乡,这是我们心中最迫切的愿望,他怕我们把他一个人留在黑河。

 

一、腰屯杨晓沪

明义开着他的“汉兰达”越野车,先把我们送到三道沟的腰屯。

去腰屯,是想看看上海老知青杨晓沪。听说在腰屯养病的他不甘寂寞,在张罗组织农业合作社的事,我很想知道他身体恢复得如何?农业合作社的事是否有了头绪?

当然,更想在春节期间,给在冰天雪地中的他带去一点欢乐。

从上海出来时,马苏龙托我给他带了一些礼品和现金,我和妻也给他买了一点小礼品。东西虽然不多,也算表达一点心意吧。

路上,见天阴沉沉的,我嘀咕了一句:“如果能下雪就好了。”

话言刚落,只见车窗前果然悉悉索索地飘起了雪花,真是天遂我愿!

 

去年8月,我来看过杨晓沪,还是那间房,一切照旧,只是覆盖了厚雪。

偏房里,原本养了很多鸡鸭,现在死了一部分,剩下的杀了冻在冰箱里。那冰箱在冬天也就当个橱柜用,根本不用通电启动的。

偏房的一角堆满了苞米种子。杨晓沪告诉我这些种子是从哈尔滨弄来的,比市场上要便宜一点。

门口的小狗长大了,隔着窗子对着我们大声地叫。

据杨晓沪介绍:合作社已经注册,组织起了近一半农户。他任董事长,自己有退休金,只做事不拿报酬。最后,他感叹农村的事很复杂,不那么容易。言语中似乎有一些难言之隐。

我问他身体如何?他说现在在吃中药,肾好了一点,肝还不行。说着,他摸了摸略略鼓起的肚子。

我说,今年三月,还是抓紧到上海来复查吧。

 

一个老知青拼搏到退休后,还要把多病的生命最后交给黑土地,这无论如何都给我一种悲壮的伤感。

想到这里,我的情绪有点复杂,不再说其它。

开车的明义催我上车。

出门,我下意识地摸摸身上,只有口袋里一盒中华烟,我把它留在了桌上。

 

二、北树林上坟

从腰屯出来,车开往北树林。

牛大爷前年过世,就葬在北树林里。昨天就跟连仲约好,我们中午去给牛大爷上坟。

当地风俗,给老人上坟应在春节前,但对远道而来的我们,就不讲究了。

牛家兄弟另外开车过来,准备了水果供品和纸钱。

 

北树林沉浸在厚厚的积雪中,我们沿着一行脚印向林中走去,稍不留心,踩在脚印之外,雪就没到大腿部。

雪越下越密。

东北的雪,只有在春秋两季才会有鹅毛大雪,零下30多度的气温下,下的雪都是粉状,只是密集的程度不同而已。

静静地,只有我们一行人嘎吱嘎吱走在雪上的声音。

 

放上供品,点上纸钱,刘来根大声叫着:“牛大爷,我们来看你了!”

叫声在树林里回荡,有几份凄凉。

我的脑海里,出现了2009年夏回来时的情景:牛大爷那时眼睛已经看不清,但十多个知青,无论你是十年、二十年还是三十年没回来过, 只要一开口,他就能准确地报出你的名字。

如今,他不再开口,任凭我们的呼唤。

陪同前往的牛家兄弟俩哭了,他们感受到了老知青的这份情意。

零下30多度滴水成冰的气温,阻挡不住热泪的流淌;

纷纷扬扬的飞雪,也绕开了这一团团热气和火苗。

 

三、六十度烈酒

到爱辉古城了,虽然已经是年初四,但村子里依然洋溢着节日的氛围。

有的门口挂着大红灯笼,有的门口插着纸做的粉红桃花,在白色的积雪和飞舞的雪花中显得鲜艳耀眼。

 

先去李建国家。不仅是因为他是我们下乡时的第一任队长,还因为每次回爱辉请老乡吃饭,我都请他帮我张罗饭店,通知人。

李建国已经把院子里的雪扫了又扫,心神不宁地站在雪中等待。

见我们到了,他赶紧引导明义停车,让我们进屋。

但这时,“小山东”有点异样,刚开口对老乡说了句“新年好”就回头问我:“茅坑在哪?”

我在建国家住过几次,就引导“小山东”向后院走。只是这时好几位老乡又闻声而到,拉着“小山东”的手,问候不停。

“小山东”尴尬地笑着,只得一一打招呼,笑中隐隐透出痛苦。

我知道他的难处,怕他憋不住,弄出一大堆事来,赶紧把他从人群中拉出,为他指明他该前进的方向。

 

建国在家设宴,留下信菊帮建国夫人做饭,等“小山东”应急完事,我就陪他们夫妇先去走访了几位老乡家:老卢、李明伍、贾嫂、赵维歧……给他们都带了一些礼品。

 

走访回来,菜已经上桌。

建国拿出一大瓶白酒,说这是当地酿的烧酒,60度,别看度数高,喝完不上头。

倒酒时,一股热烈的酒香直冲鼻子。

“小山东”刚刚在桌旁坐下,一闻这烈酒味,挣扎着起身,说自己肚子痛,跑到小屋里,一头栽倒在炕上,真熊了。

 

怕冬天老乡家不方便,我们晚上回黑河睡觉。反正从爱辉到黑河只有二十分钟不到的路程。

第二天早上起来,陆美娟和王信菊俩人大叹苦经:

“小山东”有点发烧,吃药无果,继续“窜”了一夜的稀;

我则因为那一杯又一杯的60度烈酒,打了一夜震天响的呼噜。

六十度烈酒(爱辉过年四)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在腰屯看望杨晓沪
六十度烈酒(爱辉过年四)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在杨晓沪家唠喀
六十度烈酒(爱辉过年四)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去北树林上坟

六十度烈酒(爱辉过年四)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北树林里的雪景

六十度烈酒(爱辉过年四)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爱辉老乡家门前插着纸做的桃花。

六十度烈酒(爱辉过年四)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在建国家喝酒

六十度烈酒(爱辉过年四)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小山东”倒在了炕上

六十度烈酒(爱辉过年四)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60度的烈酒,厉害!
六十度烈酒(爱辉过年四)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我喝得差不多了。

  评论这张
 
阅读(419)|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