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68、苏舰喊话【边境插队手记】  

2013-02-08 07:29:39|  分类: 插队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天就可以用芟刀打水稻了。

王队长在地头宣布:用小镰刀割倒伏水稻,今天是最后一天,我们一共割了13垧,这在全公社、全县也没有的。

这一宣布,大家全都松了下来。

我觉得腰马上像要断了一样,脊椎骨上像有千万只蚂蚁在啃,终于到了筋疲力尽,有气无力的地步了。

我跪在地里,一把一把地割着,士气不高了。

云龙四下一看,大家都有气无力的,便用扬州话逗趣:稳扎稳打,步步为营,不慌不忙,一下就是一下,一刀就是一刀!

大家都苦笑起来,真得都没力气了。

 

正是农忙,军事演习不知怎么特别频繁起来。

上一次紧急集合才刚过两天,这不,又来了。

吃完晚饭,我搬过一只凳子,给昊宇剃头,左一下右一下,剃得正起劲,邵子昂冲进来,一把拖住我的手说:武装民兵紧急集合,快去!

我只好扔下剃刀就走。

可怜的昊宇,抱着刨了半边的脑袋也跟着跑到连部。

 

十分钟后,我们已经全副武装横排在秋风中。

像冬训一样,边防连首长作了动员布置,我们一路小跑到了大庙制高点,机关枪压得我直喘。

跳进战壕掩体,我把机枪架在战壕上,面对公路,呆了有十来分钟。

汗水浸在白天割稻时被稻桔划破的手臂上,像无数小蚂蟥在咬,又痛又痒。

突然,一道闪电掠过天空,我才发觉身边还有许多解放军战士和我们一样趴在战壕里。

 

接下来,一连几天晚上,天天都有战备行动。

这些行动的时间和方式都与以往不同,有时很简短,有时又很复杂。

有一次放潜伏哨,在嗖嗖的秋风中挺了两个小时,一切正常。

有一次武装民兵突然集合,一路跑到公社,又宣布解散。

 

眼看秋天就要过去,长达半年的寒冬就要到来。五六个妇女在副队长老吴家,专门帮知青翻新棉衣棉裤。

妇女集中的地方,肯定热闹。缝纫机的得得声,裁布的撕裂声,还有女人们唠家常的笑声。

那帮妇女见我去了,着急地说:你才来呀,带布和棉花了吗?

边说边抖落起我的棉袄和棉裤,指着那些破的地方说:这儿要补,这儿布都化了,这儿棉花都磨了……

等我捧着补丁布和棉絮刚到老吴家,就听那些妇女说:赶紧去民兵连集合,人家都通知到这儿来了。

又是紧急集合,简直没完没了。

不过,今天的集合不寻常,集中了全公社的武装民兵,而且每人带一个书包、一只水壶,左臂上还扎了白毛巾。

仍旧是跑步去大庙制高点,但加进了这样一个内容:有四名伤员,用四副担架分别抬走。

训练结束时,好几辆大卡车停在路边,公社书记讲了一番话,说最近战备形势异常紧张,为了消灭也许会突然袭击的苏军,我们要加强训练、常备不懈。只要帝修不灭,我们就挖洞不止,战备不停。

第六感觉告诉我,在农忙季节,这么紧密的备战活动,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果然,就在国庆节前的一天下午,老毛子有四艘军舰停在公社下边的主航道上,施放了一阵彩色的烟幕弹,然后舰上有人拿着手提喇叭高声大叫。只是说的都是俄语,我们没听懂说什么,但肯定与最近我方密集的备战演习有关。

我这几天特意注意过报纸,并没有什么大事呀。只是我们可以感受到黑龙江两岸剑拔弩张,难道双方真的要在边境上打一仗了?

  评论这张
 
阅读(34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