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70、带枪下地【边境插队手记】   

2013-02-10 00:17:42|  分类: 插队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庆节一过,边境形势更加紧张起来。

上级命令各大队对武装民兵的下地劳动要做到集中安排,而且全部武装民兵都要带枪下地干活。

这是很罕见的。

我们真的成了一手拿枪一手拿镐了。

早上,武装民兵排队扛枪走过地营子,穿过深草地,有人唱起了阿尔巴尼亚电影《宁死不屈》的插曲:赶快上山吧同志们,我们在春天加入游击队……

105日,有一条重要广播惊动了我们:美国基辛格将于10月底访华。

其实,我们都不知道,基辛格早在当年7月份就已经秘密访华,10月底,将是他的公开访华。

中国当时把美国和苏联看作是世界上两个超级帝国,现在突然要同其中一个握手了,这在知青当中引起很大议论。

听完广播已经是晚上十点多,突然,民兵连长一推门,见知青还在议论这条新闻,就在房间里吹起哨子,喊道:紧急集合了!

我赶紧穿衣穿鞋,尽管东北此时的夜晚已经很冷,但我没多穿衣服,以为过会儿一训练,准得出一身汗。

但是我错了!

今晚是接沈阳军区紧急命令,夜里11点,所有地区一致行动,进行查夜。

武装民兵分成了一个个清查小组,分头到农户家搜查外来人员。

难道有重大案犯躲在民间?非要采用上农民家搜查的方式?

反正我不喜欢在深更半夜时突然造访农户的家。

平时都是乡里乡亲的,现在全副武装,往人家家里一站,说:搜查。弄得彼此都很尴尬。

但这是上级的命令,没办法,只好执行。

来开门的是家里的男人,披着衣服,眯着睡眼,一脸的不情愿。下乡一年半了,我还是第一次发现:这里的男人都穿花裤衩,而且是红色的。

进屋一看,全家男男女女,都光着身子睡在一张炕上,用惊慌和反感的眼神看着我们。

再到下一家时,我只是跟在后面,不进屋。我不愿意看到农民的惊慌及私密。

 

查夜回来后,又接到任务,去潜伏在江边的航标灯下,监视江面。

这回我要换上棉袄棉裤了。

棉袄棉裤前几天刚刚让家庭妇女们翻新过,很暖和。

让老天去冷吧,我穿着刚翻新的棉袄棉裤趴在航标灯下,跟钻进棉被中也没什么两样。

 

又开始撅黄豆了。

同收割水稻时一样,我带的组里大部分是上海知青,而且有四个团员,六个武装民兵。我想拆开这支绿棉袄的上海知青组,遭到异口同声的反对。他(她)们的理由是:我们组热闹,是突击队。

这帮家伙,活儿干得欢,但也很会享福,踩着厚雪,竟然抱个热水瓶上地了。

天很冷,雪却在化。

我们的棉胶鞋湿了,鞋子里像装了水一样,冻得小脚趾麻木,棉裤一直湿到膝盖。但中午休息时,打开热水瓶,在满地皆白的雪地里喝上了热水,也算是一种幸福吧。

云龙、蔡景行、肖明等人在地头休息时,议论什么时候回上海,计划路上顺便到哪个城市去转一下。因为按常规,今年是新知青回上海探亲,老知青在知青点留守。

我们离开上海已经十八个月了,特别想家,尤其是女知青。

10月中旬,一年中最累的活――撅黄豆的活儿才刚刚开始,猴急想家的女知青中已经有人走了,首先回上海探亲的是李晶霞和何雨琴。

  评论这张
 
阅读(11673)|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