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71、惊人消息【边境插队手记】  

2013-02-12 14:08:18|  分类: 插队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汪永德和吴茂财的案子已经审完,法院把他俩押到生产队宣判。

晚上队里开大会,押他们来的人当场宣读了判决书:俩人分别被判两年徒刑,程小磊因为不到18岁,当场释放。

由于几个月不见阳光,俩人的脸像雪一样白,头发长长的,像个半女人

开完会,突然起风,乌云密布。眼看一场大雪就要来临,知青点的几千斤白菜还在地里,如果大雪覆盖,菜就要冻烂了。

夜空,像盖上了锅盖一样墨黑。我去宿舍,动员所有知青堆菜去。

忙完回来,已经是深夜十点多,大队要我去一下。

原来,汪永德和吴茂财明天就要被押到北安监狱去服刑,俩人提出来要剪头发。

大家都知道,知青点平时男知青的头都是我剃的,于是就来找我。

我问他们:怎么剪?

汪永德说:痒死了,剃光舒服!

记得秋天时,邵子昂的头发里长了虱子,他用六六粉洗头,洗完后头又痛又辣,难受得要命。

住在一起的男知青怕传染头虱,又怕六六粉洗头,就干脆叫我把他们的头剃光了。

光头,真的很舒服。

 

第二天早晨,在一场大雪中,汪永德和吴茂财走了。

队里的大小干部也都集中去黑河开会了。

开什么会?一点风声也打听不出来,很神秘。

知青点的学习也很沉闷,大家都不太愿意发言。

前些日子,报上不点名地批判了陈迫达;北京在国庆也例外地没有进行庆祝游行;边境线上的战备行动一阵紧一阵……

有人提议学习时分析一下当前国家形势,但没有人能说得清楚,只是都在猜党内斗争可能出了新情况。

这种事也没什么好多猜的,于是干脆转个话题,学习会成了入冬的生活安排会。大家讨论起今冬要腌多少酱瓜、胡萝卜、卜留克与咸菜来。

 

开完会,我去站岗。

半夜轮岗时,我和衣躺下刚睡,有人碰我的腿。我敏感地跃身而起,却被此人拉到屋外,站在雪地里。

十月下旬的东北,滴水成冰,刚下的雪铺满一地,西北风呼呼地吹着,我冷得直打颤,一下子清醒过来。

看着那拉我的人迎风而站,纹丝不动,我忐忑不安地问:什么事?

有一个重大的消息!这是邵子昂的口气,语调有些沉重和紧张。

你说吧。我着急了,外面天太冷,我都要被冻坏了。

邵子昂仍然放慢语速地说:你听了一定不相信的。

看到邵子昂一句一顿的样子,我有点生气,催他快说。

他告诉我:林彪出了问题,一个多月前,他摔死在外蒙了。

谁?我的心地一惊,那不是党章法定的接班人吗?

邵子昂说:目前我就了解到这些,其它的还不清楚。

我问:是黑河这两天干部会上的内容?我猜这些天干部都在县里开会,肯定是老邵给他儿子捎话了。

邵子昂不吱声。

怪不得一个多月来边境战备局势紧张,军训军演这么频繁,原来是国家出了这么大的事!

现在想起来,那天苏联军舰停在主航道上,用大喇叭喊叫的准是这个事。只不过我们不懂俄语,没听懂啥意思罢了。还有那天晚上倪智刚从苏联电台里听到的也不是什么造谣。

我抬头看着满天星斗,雪晴了,银河像不可捉摸的白色飘带一样,蜿蜒在幽黑无垠的空中。

我忘了冷。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