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81、十年约定【边境插队手记】  

2013-03-13 08:37:01|  分类: 插队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实,手心打泡的并不仅仅只有回上海探亲的知青,今年这稻埂实在太难叠了。

往年都是在四月初化了冰雪才叠稻埂,由于去年春耕启动比别的队晚,今年矫枉过正才三月下旬,新队长老高就早早安排社员上水稻地叠稻埂。

老高是去年下半年才从哈尔滨来的插队干部,一天到晚乐呵呵的,人缘不错。在我们年底回上海探亲期间,生产队照例像往年一样“算盘响,换队长”。

王喜奎当队长一年中最大的失误就是春耕时撂挑子,还好知青把水稻种上了,要不社员连大米都吃不上,他的落选是在意料之中的事。可随后社员发觉:从老乡中再也选不出什么人来当队长了,干脆就把人缘不错的老高选了上来。

老高是城里干部,干农业是外行,坚持一定要王喜奎当副队长配合。王喜奎从一把手变成了二把手,心里总不是个劲,平时便不爱管事,这才会出现地还冻着就叠稻埂的怪事。

 

土,冻得梆梆硬,一铁锹下去,都是冻块,大家边干边埋怨。

老天也不作美,在地里干着干着,起了风雪。刚从上海回来的肖明实在坚持不住,独自跑到地头,叫了一声回家!扛着铁锹走了。

中午休息时,大家说起昨晚那顿饭,都觉得怪怪的。

为了庆祝老知青下乡三周年和新知青下乡两周年,食堂去街上买了好多大果子,也就是上海人所说的油条,晚饭是牛奶加油条。

云龙说:晚上吃什么牛奶油条?那不变成早餐了?如果像两年前我们来时吃的那顿就好了!

大家又想起二年前的那晚,我们披着大衣,伴着咚咚的鼓声,惊喜地走进热腾腾的食堂,吃的是豆腐汤和大米。

说着说着,大家有点伤感,二年来,施卫疆招工走了,陈暄文内部招兵走了,邵子昂也即将去上大学……

蔡景行说:邵子昂已经奔三,倒是应该走了。

大家大笑。记得去年我也开过他“奔三”的玩笑,24岁的邵子昂要奔30岁而去了,这在19岁的我们眼中真是有点恐怖

我倚在叠起的稻埂旁,避开风头,咬了一口馒头嚥下,继续就这个话题对邵子昂开玩笑:等你成家后,我们来拜访你,不知那时你还会邀请我们吗?

邵子昂说:十年后,我拿着照相机,站在家门口迎接你们。

我对邵子昂、蔡景行、刘鹏晖几个说:为了不忘记今天的约定,我们每人一句合一首诗吧。

蔡景行先来:漫绘远景笑田头,

刘鹏晖接:谁说战友不分手?

我来缀:有志约定十年后,

邵子昂收尾:痛饮茅台话旧友。

对邵子昂读大学,我是很羡慕的。我也想读大学,而且相信只要在知青中招收大学生这件事有了一个开头,将来去读书的机会应该有的是。

下午,干了不多一会儿,雪越来越大,队长宣布收工。

我们这才顶着风雪往家走。

大雪飘在云龙的脸上化成了水,就像露珠一样,挂在被风吹红的苹果上。

云龙的眉毛和唇须上结了一层冰。

我突然发现,不光云龙,我们大家脸上的唇须都比刚下乡时浓多了,那时我们还不到17岁,现在已经快19岁了。

云龙把铁锹遮在脸上,挡住那呼呼的风雪。风雪抽打在铁锹上,发出铮铮的声音。

我回身一望,远处兴安岭淹没在雪花中,满地皚皚白色。看着一派北国风光,大家大声唱起了歌。

 

晚上开队委会,插队干部老孙也来了,我把那首打油诗写给老孙看。老孙看后只给了一句话:小资产阶级情调!

那晚老孙来参加队委会,主要是来谈知青点盖房的。

盖房,就意味着让知青安心在这里生活下去。可是我们却在田头描绘分手离开的远景,老孙心里当然不开心。

插队干部老孙在会上告诉大家,县知青办看到知青住在清真寺里,十分不满意,另外又拨给知青点8000元,这钱已经到账。再加上知青去年捞了那么多的木头,保证盖新房不用生产队出资金。

做木匠出身的王喜奎副队长听说不用生产队资金,放心地说:那就盖呗,老住在清真寺也不是个办法。

大家也跟着点头。

老孙又说:但是……

大家一听但是,脸色马上紧张起来。

要用到一些生产队的工,比如木匠、打地基、上梁等等。其它的做坯、甩泥等活儿,我们尽量用知青业余时间,自己干。

队长老高一直没吱声,听到这里,也说了话:知青工余出力,还能不支持?我看这事就这么定了。

队委会大家都点了头。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