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84、雷管鞭炮(边境插队手记)  

2013-03-16 09:29:29|  分类: 插队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邵子昂平时是个十分成熟的人。

今天晚上,却像个孩子一样,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个雷管,满脸是笑地对我叫着:我把它放了!

我正抱了一堆柴禾想去烧炕,觉得他有点反常,就问:放那有啥意思?

邵子昂笑得嘴都合不拢,说:待会儿告诉你。

他拉我到院子里,只听见一声,雷管炸了一响。

邵子昂说:就当放鞭炮庆祝了。

然后,他告诉我:刚接到了大学通知,是哈尔滨医科大学,一周后报到。

我傻傻地看着他玩。

 

自从生产队推荐他上大学后,就有了他肯定要走的心理准备。但等到他马上要走时,不免有点心酸:又一个好同伴、好兄弟要离开知青点了。

我想起一年前,我、邵子昂、施卫疆三人说过大家将来肯定不会在一起的话,如今一点点地真的来了。

施卫疆走的时候,我流过泪;现在,邵子昂要走,尽管心里难过,但我不再想流泪。

有人说我这个身上有很浓的小资产阶级情调。

我也弄不清楚:自己平时再苦再累流血流汗都不流泪,就是在兄弟分手时要流泪。

这属于小资产阶级情调吗?那么古代没有小资产阶级时,离别流泪,那算是什么阶级的情调呢?

为了不让别人再说自己的小资产阶级情调,我决定这一周都到大田里干活去。

试试看,劳动阶级是不是还会流露情调

 

邵子昂明天一早就要走了,临走前他提议我们几个陪他到南树林一游。

正当春季,绿葱葱的松树十分精神,林子里鸟语花香。

我们往林子深处走,一直走到与外世隔绝的密林之中,才坐下休息。

这里的松树有两人合抱那么粗,到处弥漫着松油的清香。

中午,暖暖的。布谷鸟叫了。

邵子昂想起那首:漫绘远景笑田头的诗来,提议今天再来一首留作纪念。他开了个头:插兄插弟携手来

我紧跟一句:空腹饱赏南林海。确实,已经中午,肚子饿得咕咕叫了。

第三句想了半天,当我们拿锹去挖一棵小松苗时,蔡景行想出来了:栽松留念意味凡

在知青点食堂的南窗下,我们把这棵小松苗种上,刘鹏晖把最后一锹土盖在松苗根上,然后一拍大腿说:愿与青松共成材

就当是一份祝愿吧。

 

晚上,知青点开了欢送邵子昂的会。

插队干部老孙也从黑河赶回来,告诉我:你上黑河师范的事已经没有问题了,但上学的时间要延后。

我本来就对去黑河上师专没什么兴趣,开学时间延后对我来说是无所谓的,其实,我更乐得在生产队多待些日子。

 

第二天早上起来,邵子昂还没上车,发现昨天从南树林挖来,种在食堂南窗下的那棵松树苗只剩下一根光杆了。

高朗说:早上看见两只羊在啃。我以为羊又不吃松叶,它们啃着玩的,没想到啃得这么干净。

邵子昂苦笑,摇摇头走了。

 

邵子昂走后,队委会决定增加新的队委。

考虑到我也要走,有人建议增加两个。这两人都从知青中选出:王根生和刘鹏晖,分别顶替已经走的邵子昂和即将要走的我。

知青班子开会,王根生在会上说了一通话,认为自己一年多来想干事却到处碰壁,现在终于好出头了。

晚上,去头道沟看电影平原游击队,昊宇一路上对我说:王根生说那话是什么意思?他是指邵子昂过去压制了他?

我对昊宇说:王根生那话说的是不对,但我们也不要把问题复杂化。将来要提倡一种风气:为人直爽真诚,处世老实谦虚,办事自然果断。归结起来是光明正大。

昊宇不再说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