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95、知青搬家【边境插队手记】  

2013-03-28 07:43:28|  分类: 插队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晨,踏着碎冰与泥水而去;晚上,趟着陷脚的泥浆而归。

初冬来了,一日之寒也容易一日之化,烂泥和落叶打造了这特有的景色。

我们知青自己动手盖的第一幢新房今天开始搬家住人了!

新房间就在清真寺的对面,在码头上岸后道路的左边。一排四间,每间住四人,有火炕有火墙,碧绿的窗框、碧绿的炕面。

新房,当然全部给女知青住。

男知青的住房也因女知青搬去新房,作了一些调整,环境比原先宽敞,宿舍里也清洁和安静了许多。

这两年,好多男青年为了捞木料,在黑龙江中心――主航道上迎浪击水;为了打砖坯,多少个日子在下班后还来甩大泥,他们为建新房立下了汗马功劳。

我们对男知青说,先把女知青安排好吧,从这里向南,我们将再一幢一幢地盖下去,直到边防连的岗楼下。

而且,以后的住房会比现在还好,老孙已经设计好图纸,一排两间,每间都有自己独立的灶间和火墙热炕通道,将来结婚成家都可以用。

这句话把大家都说笑了。

不过说真的,在我们的规划中,沿黑龙江边境线中方一岸的岗楼下,将会形成一组知青的大院。

 

下了第一场雪,好大。队委会开了一天的会。

窗外是纷纷扬扬的雪花,屋里,是袅袅环绕的烟雾。

都是纯粹事务上的事,比如收割的安排,知青探亲。

但今年粮食减产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所以气氛低迷。

乘大雪,晚上再开了一个知青班子会,公布了知青点安置费的账目。从老知青下乡到现在,三年多,现在还剩下637元,清理这笔账,花费了我很大的精力和时间。

会议决定,在土地冰冻之前,抓紧把明年新建房的地基平出来,竖上房架。

会上还通报了一个情况,四队有人杀了我们知青点散放出去的一头猪,但具体是谁杀的不知道。

每年秋收冰封之前,当地农民都会把猪放到地里吃收割时漏下的粮食,等到冰雪封地时,就该杀年猪了。冬天,除了配种的老母猪,老乡是不会让肉猪喂过冬的,那是浪费粮食。

知青班子听到有人杀了我们放在地里的猪,个个很气愤,要求进行报复。

 

蔡景行和肖明两人在古城四周逗留了两天,想寻找四队散放在地里的猪,却一无所获。

后来我们才知道,那天晚上会议的决定,被四队队长知道了,回去让所有老乡采取关门固守的措施,竟然没有人再敢往地里放猪了。

我们一只猪也看不到,只好干瞪眼。

 

李晶霞要回上海治病,她说自己可能要在上海调养一年。知青回上海又不要生产队给工分,所以生产队对谁走谁来并不当回事,可这回生产队偏偏不同意她回上海,说新知青去年回去过,今年是老知青的“探亲年”。李晶霞觉得自己回上海是治病不是探亲,想想有点委屈,哭了通鼻子,又被批准了。

于是,陆陆续续地,不光是老知青,有不少新知青也要回沪探亲。我因为等待黑河师范年底开课,没打算回去。

心细的仲志疆在回沪探亲临走前送了我一本日记本,我也回赠了纪念品。

大家彼此都明白,等明年开春,探亲的知青再回来,我已经离开了生产队。

 

我突然有一种伤感,孤独一人一来到江边。

无论我碰到什么事,需要安静一下的时候,我就习惯来到江边。

我热爱这个集体,但爱并不一定意味着幸福,有时也带来痛苦。我现在就陷入在痛苦中。

在江边,我想起老孙曾经说过我有小资情调,我自己笑了。我感到自己情感是有点冲动,于是静静地回过神来,呆呆地望着川流不息的黑龙江。

过些日子,它热腾的奔流将被冰封在厚达170的冰层下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