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99、最后一班【边境插队手记】  

2013-04-02 08:24:48|  分类: 插队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黑河师范报到的日子定了下来:128日。

这是我参加的最后一次队委会。

讨论了两件事,一是东方红煤矿要招一个工人,二是大队机耕队要招一个拖拉机手。

国明事先就已经知道了,跑来跟我要求上煤矿,他说的理由是家中经济困难等等。

我知道他是为了换一个环境。

但煤矿?我真不想让他去。以前外调时我到过这个煤矿,黑河有好几个露天煤矿都是小煤矿,东方红煤矿算是大的,但却是井下煤矿。在那个煤矿我经常可以看到一些上了岁数的寡妇,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井下干活不见天日,随时有生命的危险。我真不希望他去那种地方。

煤矿的名额后来让给了一名当地青年。

 

蔡景行也来找我,想去大队机耕队当拖拉机手。他平时做事就很细致,而且也肯动脑,我向队委会推荐了他。但我绝对没想到的是,在我离开生产队去黑河师范上学的第二年,他因为不小心,被康拜因输送带卷进了衣角,整个人被翻过去,从耳朵后面撕裂了一个大口子。还好周围人抢救及时,要不命就没了,我得对这个推荐后悔一辈子。

说实在的,我一向不喜欢工业的环境,与其在机器的轰鸣、油污和废气中一年365天干着同样单调的活,还不如在田野的静谧、泥土和草香里一年四季换着干不同的农活。

 

会议在讨论打场分工时,碰到一个难题。

由于一部分知青已经回沪探亲,生产队劳动力太少,按8小时一班不够分三个班。但冬天打场机器不能停,一停一冻再起动就耽误事。

我提了一个方案:“就按两个班分,每8小时一轮,每一轮算一天工分。这样,对生产队来说,机器可以不停;对社员来说,人可以休息好,工分也可以多挣。”

队委会通过了我的建议。

王队长说:“这样打乱了社员的正常生活,干脆临时办个食堂吧,大家干完活回去抓紧休息,还可以动员更多的家庭妇女出来干活。”

呵呵,知青单身一个,又有集体食堂,我就没想到老乡一家上老下小,打乱了生活节奏会有很多麻烦事呢!到底还是有家的人想得周到。

王队长对我说:“你在走之前,再最后带一次班吧。”

 

我带的是第一班,时间是从下午5点到凌晨1点。

第一班的社员都到齐了。

许多小孩也来到用水浇过、被冻成冰面的场院,他们在冰面上奔跑嬉戏;老乡、队长也都在那里站成一圈,注视着入冬后第一个脱谷打粮的夜班。

我站在马绳口,只见队长向我摆了摆手,我知道,夜班开始了。

拉动马绳的机器吐出一股黑烟,发出了轰鸣声。马绳转动了起来。

高高的水稻垛上,社员用铁叉挑起个子传向马绳口,站在我旁边的社员用小刀割开个子再传给我。我用劲摊平水稻,匀称地把它们推进马绳口。在脱谷机尾部,吐出了碎碎的稻草,而在脱谷机侧面的口子里,流出了黄澄澄的稻谷。

机器的“突突”声,马绳的“轰隆”声,粮食“哗哗”的流淌声,就好像是一场音乐会。入马绳口的我,就像是这场音乐会的指挥,所有的声音有节奏地跟着我的指挥,此起彼伏。

夜里不时划过一两颗流星,它离我们那么遥远。照亮我们的,不是星星,而是小小的电灯。

灯光下,社员流淌着劳动的汗水,洋溢着收获的笑容。

我不由想起儿时,在窗外院子里堆起的山芋,我们在山一样高的山芋堆里爬上爬下。

一个曾经的顽童,现在收获着自己栽种、自己收割、自己脱粒的果实……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