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88、追降落伞(边境插队手记)  

2013-03-20 08:27:58|  分类: 插队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午,正在地里干活,一阵凉风吹来,沁人心肺,不觉抬头喘口气。

这一抬头,只见层层白云中间,有一只降落伞,正慢慢悠悠地往下落呢!

黑龙江边上,经常能看到苏方从水中漂来的东西。夏天在江边铲地,中午休息时,我们经常会游到与江岸分离的江岔小岛上去躺一会儿。在那个小岛上,有时会捡到苏联的铝制水壶、写着俄文的画册碎片……这些从江面上飘过边境的异国物品,常常给年轻的我们带来很多新奇。

但苏方从空中飘来的,除了照明弹,还没见过其它东西,所以看到降落伞,大家都吃了一惊。

有人大叫:会不会是苏联派遣特务呢?

杜义田对我说:走!去看看!

这时,降落伞已掉在半空中,马上就要落地了。

我们奔跑过去,许多人也一起跑起来,甚至有人把马也骑来了。小时候练长跑的基础,帮了我的大忙,我一直跑在前面。大概跑了有三里地,上前一看,是个方盒子,外面缚着个仪器。那降落伞也不是布的,而是橡皮的,薄极了,里面装了些氢气,已经漏完。

当地青年多少学过点俄语,围上来看了半天,从外表上仅有的几个字母上发觉这是苏联测量天气的玩意,顺着东风飘到中国这儿来了。

大家虚惊一场。

 

但边境上有很多事却不是虚惊。

我亲眼看见过老毛子在中国安装的电话窃听器。

那是在北树林,细心的放牛人看见树林中的电话杆上,有一很细小的缝,缝里嵌了根铜丝,一头挂在了杆头上的电话线上,于是报告了武装民兵和边防站。

边防军带着我们武装民兵到那里顺着铜丝,在电话杆下面的土里查到了个用油纸包着的小盒子。小盒子里,是个像线圈样的东西。

边防军说,这就是电话窃听器。

那么安放的人到底是谁?他是怎么从苏联越境到中国来的?

这都成了悬案。

 

除了苏联越境到中国来的特务外,在下乡的后来几年,我们还听到过一些从中国越境到苏联的故事:

富拉尔基农垦兵团有个上海知青,冬天溜到黑龙江边境线上,扔了一张纸条,被边防军抓了回来。纸条大意是想到苏联去,希望约个时间。这个知青被押到各个大队批斗,也被押到过我们的大队。

瑷珲县北面有个生产队的某上海知青出身不好,他原以为重在表现,只要自己努力就行。没想到几年过去,表现得再好也入不了团,于是他失踪了。人们在他的箱子中发现上面摆着10来元钱,还有一张纸条,写着:哪位好心的同学能将我的东西和仅剩的这点钱邮到上海我父亲那儿,我走了,再也不回来了。估计他是去了苏联。

逊克县有一个来自关内的年轻人,表现不错,已经当上了武装民兵排长。但有一天他留下一张纸条:“黑暗时离去,光明时再见”。从此人就失踪了,肯定是跑去了苏联。

在北安到西岗子的客车上,曾逮捕了一名女特务。后来听边防军说,她原是在呼玛插队的上海知青,偷渡出境后被苏联当局送到一训练基地,半年后即派往我国刺探情报。她潜回的前一天,身着苏联军服,戴上假鼻子,用望远镜查看熟悉我方地形,渡江的地方正是我们大队的头道沟。

我们知青点的林大宝,那年从上海探亲回来抽起了凤凰牌烟,我们还是第一次闻到这种有特殊香味的烟,于是就给他起了个外号:“凤凰阿哥”。他也抓住过一个越境者。

那是黑龙江冰封的季节,“凤凰阿哥”在江边干活,看见一个人影向江面上走去,于是大叫:回来!

见那人不听,“凤凰阿哥”就踩着冰雪追了上去,在那人到达主航道(边境线)之前,将他逮住。

后来发觉越境者是邻村的一个精神病人。

尽管如此,公社武装部还是给“凤凰阿哥”发了一张奖状。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