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85、满盖鸟蜕变(边境插队手记)  

2013-03-17 09:44:17|  分类: 插队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信息的传递真是太慢了。

    上海到爱辉,信件一去一来最起码要十天。

    所以,家中父母知道我要上学,但并不知道我会去哪里上学,来了一封信问我:“哪个学校?”信里还例举了一些全国性的大学,主要是尖端科学、国防科学、理工科的。

    他们知道我从小喜欢数学,喜欢理工。

    无奈,上小学六年级时,文革开始,学习中断。在老师都不敢教书的年代里,一个孩子能读到的书以及有能力自学的范围越来越狭窄,最后就只剩下我从小并不喜欢的文科了。

    这总比不读书要好得多,无论怎么再苦的时候,我都乐观地、拼命地为希望读着书。就像老农所说的:就算是天塌下来,也得把地种上!

    我尽力搜集着四周仅有的雨露,浇灌我自己这块贫脊的土地。

    从下乡第一天起,别人都睡着了以后,我还醒着。

    我在做两件事:记日记,背诗。两本手抄书王力的《诗词格律》、少儿读本《古代诗歌三百首》已经被我翻烂了;碰到不懂的字和词,我就查看《新华字典》和《康熙字典》。

    下乡两年里,我已经背完了手抄书中的300多首诗;我的日记则记录了北部边境变幻无穷的大自然和社会底层的农民生活。

    那时,还看过其它一些书,如:《中国通史简编》、《中国近代史》、《中国古代文学史》、《中国古代思想史》、《马克思传》、《一八七一年公社史》、《法兰西内战》、《劳动创造了人》……
    只要能拿到手的书,都看,看了还记笔记。甚至《共产党宣言》中开头一句:“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大陆徘徊”,都会让我先撇开内容而来赞叹马克思他那具有穿透性的文笔功力和不受拘束的思维方式。

    我想过,在所有的路都被堵死之后,我起码还可以做一件事:当一个农民作家,写出我经历的农村故事。

 

    我不知道如何回这封家信。

    因为在我收家信的同时,我刚刚收到了黑河地区师范学校的“入学通知书”,通知书上面还没有开学报到的时间。

    我想有两点父母会很失望,一、我要去读的不是理工科;二、我要去读的也不是大学。

    第二天,我上队里套车干活,有老乡看出我的情绪不佳,就问我是不是对去黑河师范不感兴趣?

    我无法回避这个问题,想了半天,晚上回来还是给父母写了一封回信,信中坦露了要不要去上中专的犹豫。

 

    为了抢种水稻,我们每天早上五点半出工,晚上八点到家,中午在地头吃饭,一天劳动十三四个小时,而我和几个知青当然又是挑重担,在水田里赶马拉水耙。每天浑身上下是泥巴,连耳朵里也不能幸免,大家风趣地说:“我们真正是在滚泥巴了。”

    接到通知书后,生产队已经把我的职务全都撤消了,每次开会我只作为列席代表。为了让留在这儿的知青能把工作做得更好,为了自己在离开前的这一段时间里有更大的收获,我对自己有两点要求:一、当好普通一兵,服从新任领导的指挥;二、积极参加生产劳动,安心做好该做的事。

 

    春天的黑龙江畔,如图画一般,特别是我们这个知青点,在几棵高大的杨树遮盖下,显得生气勃勃。

    不知怎么的,我对这儿留恋起来了。我会久久坐在知青点院中的石盘上,注视着这儿的每一寸土地。这儿曾有过欢笑,曾有过哭泣,曾有过许许多多的故事……很奇怪,我突然联想到人的生肖属相,“一片红”上山下乡的68、69届学生,其主体不是属“大龙”就是属“小龙”,这是新中国成立后人口最膨胀的一代人,在很多人眼里,他们可能就像是庞大可怕的“飞龙鸟”吞噬着有限的社会资源。

 

    这是村里老人跟我说的故事:

    在鄂伦春人的传说中,飞龙鸟原来叫满盖鸟,是一种庞然大物,体大如牛,嘴里发出“突噜噜”的响声,有着锋利的巨爪和闪着绿光的大眼。它的翅膀像船帆,飞起时遮天蔽日,狂风乱舞,沙石飞扬,山削树倒,河流干涸,鸟兽绝迹,世间的一切生物都被它吞噬了。

    鄂伦春人派出十名最出色的弓箭手去征服魔鸟,但十人有去无回。长老对大家说,只有祈祷山神了。

    山神为之感到震惊,就施展法术,缚住了满盖鸟,把它身上的肉一片片割下来分赐给其它动物当食物。

    从此,满盖鸟变得很小,体形只比鸽子稍大,威风不再,夏季多栖息于灌木或松桦树混交林中,冬季则结成小群,钻入雪下过夜。它们身上的肉也变得格外清香鲜美,鄂伦春人把它当作向朝廷进贡的贡品。皇上见这种鸟头小,颈骨长而弯曲,犹如龙骨;爪细长,分五趾,爪面有鳞,就象龙爪一般,命之为“飞龙鸟”。

 

    在东北民间,自古就有“天上龙肉,地上驴肉”的说法。所谓龙肉,就是指飞龙鸟的肉,是著名菜肴,被誉为八珍之一。

    我们会像鄂伦春人传说中的满盖鸟那样,经过上山下乡“一片红”的法术之后,从庞然魔鸟变成玲珑鲜美的贡品吗?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