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91、木头风波【边境插队手记】  

2013-03-24 16:50:16|  分类: 插队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田麦收结束了,转入场院脱谷。

下班时,生产队交了第一车公粮。

把拉公粮的车送走后,天上下起了小雨,老乡叫它关门雨,说:早上雨一天晴,关门雨下一宿

 

这一宿,开会开到很晚。

这是工作队召集大队的一打三反紧急会议。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参会者大部分都是上海人:来自于各生产队的知青骨干和插队干部。

生产队的年轻人已经厌战,昨天晚上团小组活动,就有当地青年提出,一打三反没有名堂,三年搞了三次,每次结尾都增加了矛盾,令人伤心。

今天早上出工时,老吴副队长坐在马车上也说:什么么工作队?白天睡大觉,不劳动,晚上和我们闹。我们这些干大活的,一天下来早累了个屁的了,哪闹得过他们呀?

 

工作队来到生产队已经好几天,知道大家对一打三反有厌烦,正商量如何进行动员呢,这不,事情来了:

今天一早起来,黑龙江发起了大水,疯了似地上涨,把去县城去的桥淹了好几座,还淹了好几个村子。爱辉古城的地势较高,所以没事。晚上,我们都去邻队救灾了,还把知青菜园里的菜拿出来支援了好几个知青点。

老毛子那儿也被淹了,派了直升机,不知道是运人还是运救灾物资?

有一个好处是出乎我们意料之外的,那就是黑龙江江面上晃晃悠悠地漂来好多木头。

这些木头都是苏联在上游森林里砍伐的,有红松、樟松,扎好了木排,准备顺支流向内地运呢,一阵水漫上去,就给带到江里了,风一刮,木排散了,漂得满江都是。

老乡说:多年没见到上游漂下来这么多木头了,而且正好顺风,好多老毛子的大木头漂到了中方一边。

往年不顺风,不会水的老乡,只好眼睁睁地看着木头漂走。

今年,站在江边,就能捞着木头,你说,能让木头白白漂走吗?

有的社员心里痒痒得厉害,干脆不出工,去捞木头了。

涨了几天水,古城沿江几个队的老乡捞起了100多根木头,苏军当兵的在岗楼上看得只好干瞪眼。

我们知青点因为有合法的下江作业船,捞得最多,有50多根。这些木头长短不一,短的6米半、长的18米,直径在6070公分。红松一般一根能卖到35元,樟松一般一根能卖到80元。不过知青有自己的打算,准备用三年时间,再盖三幢房子,让所有知青都住上新房。

 

谁也没想到,矛盾因此而起。

老老实实去地里干活的社员下班回来,看到没出工的人都捞到了木头个个脸上笑眯眯的,心里不平衡起来,说:队里如果没个说法,明天大家都不出工了!

问题反映到工作队,于是工作队就以处理不上工捞木头事件为抓手,召开紧急会议,同时动员开展一打三反运动。

我对出席这次紧急会议的都是上海人很担心:尽管知青点是以集体的名义,有政府的下江作业证,但农民不一定这么认为,他们会想:你集体户是大捞我农户是小捞,不都是为了盖房吗?为什么农民捞点木头就要搞一打三反呢?

我提醒自己,千万要注意两个问题:

一、不要让上海知青出面去搞以处理木头为由头的一打三反运动,这会引起农民与知青的矛盾。

二、即使要纠正农民捞木头的问题,也要注意这是人民内部矛盾,要区别对待,谨慎处理。

 

第二天,生产队开会。

上面派来的工作队作了一个很猛烈的发言,他把老吴副队长那天在马车上说的话作为反面例子提出来,最后还发问:此人算是贫下中农吗?他的字值得研究。

我看见老吴的脸一抽一抽的,低下头。

会上还选出了木头事件处理小组,有我、李晶霞、刘承新。这是我最不想干的事,我再三推辞,工作队不让。

我叹了口气。

 

随后,大队搞了一个骨干培训班。培训班上,副大队长老祁作总结,他引火烧身,亮了自己的错误:不经请示,私用大队小船捞木头,表示所捞木头全部归集体。

老吴副队长对这次要处理木头的事很来火,在地里干活时,他黑着脸,嘴伸得老长地叫着:要抗就抗到底,我才不怕呢!

大家知道他就是嘴头硬,拉起山东腔戏弄他:老吴――上面蚊子咬,下面瞎虻叮,这活怎么干哪!大家全都大笑。

老吴偷偷地也忍不住笑。一会儿,他把脸一板,忘记了刚才抗到底的话,以一个队长的身份,大声向年轻人喝道:快点干!别浪荡!

但老吴看到副大队长老祁也自我检查,木头归公了,知道自己也抗不下去,就去屋后,扒开藏在草中的木头,让工作队查看。

他老婆为这和他吵了起来。正应了“上面蚊子咬,下面瞎虻叮”,弄得老吴上下难受。

 

我们生产队一共查出木头近五十根。

大队这时要派我出去搞外调,我心中暗喜:好脱离难点了!

但生产队坚决不肯让我去。老高、王副队长和老吴副队长还一起来向我打招呼,让我不要有什么想法,并和我一起商量社员捞的这些木头怎么处理。

我知道,工作队决定由队里没收社员捞的近五十根木头,社员正顶得嗷嗷叫,他们不敢得罪社员,希望我能挡在前面,事情就算闹大了,我也是要走的人,不会留下后遗症。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