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96、鹰与猎人(边境插队手记)  

2013-03-29 07:27:17|  分类: 插队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产队场院里的马厩旁,是饲养员的小屋。

晚上,难得的空闲,没有社员大会没有队委会没有知青点会,自己也不想看书,就在那间屋子里呆了好长时间。

我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发现这间屋子,原来是老乡们晚饭后喜欢来坐坐的地方。

他们抽着烟,北头长南头短的,赵家爷李家孙的,包括地里的墒情,庄稼的长势、马匹的性格……琐碎、细小,但却生动、实在。

有人或许要问:你在农村三年了,难道还不熟悉、了解农民?

假如没有今晚,我会说:我当然熟悉和了解。

但现在,我要惭愧地、老老实实地回答:我感到有一点陌生、有一点新奇。

特别是刘胜俊讲的那个鹰与猎人的故事,让我一生难忘:


故事发生在五十年代的一个深冬。

那天,猎人背着土枪带着狗,去老林里打野味。

猎人顺着一头猂的蹄印,跟踪了整整一天。猂肉,尤其是猂鼻子,是如同熊掌一般珍贵的美味。此时,猎人埋伏在雪里已经一夜,前面是一片宽阔的苔头甸子。他熟悉猂这种类似巨鹿的动物,鼻大尾短,四肢细长极善奔驰,天亮前后喜欢到沼泽苔头甸的旁边饮水。

猂果然来了。

!随着一声闷响,一缕硝烟,沟鸣谷应,猂半跪在雪地上,挣扎着起身。

猎人不慌不忙地往土枪里装上砂弹,向猂倒下的地方走去。

狗没像往常那样向前冲,而是紧张地仰头叫着。

猎人抬头一望,半空里一只鹰打了个旋刺了下来,伸开的双翅足有三米多长。猎人瞄也不瞄,抬手就是一枪,又是一声闷响,枪口喷出的铁砂,打在鹰的胸上,羽毛四溅。

但那鹰却依然伸出强劲的爪,把猎人身着的皮袄从肩上抓去一块,连同猎人肩头的皮肉。

鹰翻身展翅斜斜飞起,胸口滴着血,重新跃上半空,撒下一片血雨。

猎人肩头的伤口也血红血红地翻起,冒着热气,染红雪地。


猎人很奇怪,鹰平时不主动攻击人的,难道它疯了?

他从腰间掏出砂弹再次装枪,口里咒骂着:他妈的,老子今天非杀你不可!

话音未落,只见那鹰也回头,扔下爪中那块碎皮袄,发出长啸,又俯身冲了下来。

猎人已经来不及掉转枪头,只好抡起土枪柄,朝鹰的头上砸去。

这是一场殊死的搏斗,鹰拍击翅膀,把猎人翻倒在地,猎人用枪托击打鹰头,他们翻滚在一起。

那鹰似乎铁心要和猎人拼个你死我活,无论挨了多重的击打,就是宁死不退,不停地伸出爪子撕扯猎人,用铁般坚硬的尖嘴猛戳猎人的头脸。

只见鹰的羽毛散落,猎人衣装的皮毛纷飞;鹰胸口枪伤的血飞溅而出,猎人肩头伤口的血汩汩不止。

那狗站在一旁,只顾吠叫跳跃,一点儿也帮不忙。


呯!再一声枪的闷响,不过,倒下的不是鹰,而是猎人。

猎人倒在雪地里,一动也不动,胸口嵌满了砂弹。

鹰趴在猎人身上,扑楞了几下翅膀,再也飞不上天。

原来,当猎人用枪托猛击鹰时,鹰爪在回抓中无意钩到了枪的扳机,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猎人自己的胸。

 

几天后,猎人屯子里的乡亲,跟着那条狗找上山来,看到的是死去的猎人和死去的鹰。

鹰扑在猎人身上,一只爪子还扣在枪的扳机里;猎人倒拿着枪,枪口正抱在怀中。

苔头甸子边缘上,那头猂的血迹和蹄印,拖得很远很远。人们在一里之外,找到了那头也已经死了的猂。

而苔头甸子的另一边,有一个满是荆棘灌木的断崖,断崖的上面有一只老鹰窝。窝里还有两只冻硬了的小鹰。

人们终于明白,那天猎人打猂的枪声,惊起了这只护崽的母鹰,于是才有了这场鹰与猎人之间的搏斗。

两只嗷嗷待哺的小鹰,在母鹰死去之后,得不到喂食和温暖,最后也冻死在鹰窝里。

 

听了这故事让我唏嘘不已。

我遗憾那枪的扳机被鹰爪抓住,导致了猎人的死亡;但我更赞叹母鹰为了两只幼小的生命而爆发出来的无比勇敢。

我之所以赞叹鹰,是因为联想到人这种动物,在所谓的文明进步中,有的已经丧失了或被扼杀了这种美好的本能。

  评论这张
 
阅读(29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