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硬闯大罕公路(爱辉过年八)  

2013-03-03 13:52:33|  分类: 走遍中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想,我给明义出了一道难题。

大雪天的,我竟然提出要去130公里外的大罕公路看看。

“这么大的雪,大罕公路不一定能进得去呀。”明义有点犹豫。

是呀,大罕公路东起大岭,西至罕达气,全长112公里,逶迤在小兴安岭的脊背上,如此大雪,一般是没人敢开车上去的。

 

但这是我从上海出发前就为“小山东”设想好的一个重要活动。

43年前,上千名上海知青开辟了这条战备公路,“小山东”是这支筑路大军中的一员,担任过排长。

在《那山那水那嘎哒》这本书中,有不少知青回忆了筑大罕公路的艰难,其中提到“小山东”的那一段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再见了,大罕公路!此刻下山的我们每个人的军装、军裤都破了,由于缺少针线,没有缝补,布片随便在破烂处搭拉着,棉衣也露出了污黑的棉花,还有受了臂伤的战士吊着绷带。大家面色凝重,深沉,排着整齐的队伍往山下走去,显得格外悲壮。
   排头没有上山时的红旗招展,队伍中也没有来时的歌声。就是这支一无所有的队伍,他们曾用他们的肉身和灵魂,在山野里搏击,创造了筑路史上的奇迹,但在他们的脸上却显得很平淡。队伍缓缓向前走着,偶尔有人说些动情的话,就会催人泪下。
   ‘小山东’和我走在最后,他回过头去大喊了一声“五连四排再见了,再见了!再见了大罕公路!”在山野的回声中,他将披在身上的军大衣扯下,轻轻的放在了公路的黄土上,他说:“留作纪念吧!”一下子我们大家都热泪盈眶,路边的白桦树也睁着大眼睛,好像也流出了眼泪。
   有人走出队伍到路边摘几朵金黄色的野花,插在自己破军装的上衣口袋上。阳光透过密林的缝隙,照耀在胸口一颤一颤的野花上,就像闪亮的勋章。呵!我们多像一支经过苦战,终于从火线上凯旋而归的队伍!”

我一直都对有大罕公路经历的知青充满了钦佩,我想让曾经以悲壮方式离开大罕公路的“小山东”,再回去看看了却心愿。

明义听了我的叙述,说:“那就去呗,‘小山东’从美国回来一次也不容易。”

 

年初八我们起了个大早,明义开着他那辆“汉兰达”越野车,带我们去大罕公路。

出发前,他去他的汽车修理厂拿了把铁锹,以备万一陷车时好用。

从黑河出来,沿黑吉高速一路南下,沿途可以远远看见笼罩在雪中的四加子、卡伦山、三道沟、窦集屯、拉腰子等村屯。半窝在积雪中的农舍,升起缕缕炊烟,与漫天飞雪一起共舞。

从坤站大转,向西朝西岗子而去。然后经过老青屯、梁集屯、西沟、陡沟、北二龙、二站、十里沟、三站、八里桥。这一路山坡起伏,路旁不时闪过密密的白桦林和一马平川的草甸子,在厚雪覆盖下变幻着迷人的雪景。

大岭,是我们非常熟悉的地方。它是黑河去嫩江的中点,也是当年我们探亲来往边境的检查站。大罕公路的西端起点就在这里。

 

大雪已经把大罕公路的进口封死了,我们绕道而入,驶过漫长的上坡路,终于来到了小兴安岭的山脊上。覆盖着厚厚积雪的大罕公路,蜿蜒在密密的森林里。

挺拔的白桦、扭曲的黑桦、带枯叶的柞树、高耸的落叶松……漫山皆白,鸟兽无踪,只有我们一车,在飞舞的雪花中,在寂静的林海雪原里,向着大罕公路的深处慢慢前行。

明义一边开车一边四下张望,他要找一片白桦林最密的地方让我们下车拍照。一不小心,车开出了雪辙,尽管车还在路基上,但雪太深,车轮打滑了。

这是辆四轮驱动车,前进、后退,来回了好几下,大家都紧张起来。

终于,车从雪中回到了车辙,我们虚惊一场,纷纷夸赞“好车!好技术!”两者缺一,车就会抛锚在这里,而这里是个连手机讯号都没有的地方。

 

开出好远好远,车停了下来,我们下车在雪中拍照。

我妻说:跑了半天,就拍这公路呀?这景一路上哪里都能拍到的。

明义说:这一样吗?一路上你能随便拍一张,就说是在大罕公路吗?

听到他们的争执,我们大笑。是呀,这太不一样了。

 

40多年的变迁,加上大雪的覆盖,我们已经很难再找到当年知青开辟大罕公路的遗迹,包括“小山东”轻轻放在公路黄土上的军大衣。

但“小山东”很激动,觉得这里又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他的双脚站在了密林中的大罕公路上;陌生的是,当年知青筑大罕公路时,春天上山,秋天下山,从来没看到过大罕公路在雪中的情景。

我不知道是否可以这样说:筑大罕公路的上千名上海知青中,也只有“小山东”在大雪中重访了大罕公路?

 

回到山下,明义在三站林场的朋友也特意从黑河赶来,在三站一家小饭馆里请我们吃野味。

野猪肉、狍子肉、鹿肉、兔肉,还有山厥菜、野山芹和黄花菜……只是吃不到罕鼻子、熊掌和飞龙了。

我靠在火墙上,喝着北大荒酒,看着窗外院子里高高堆起的木柈子、纷纷扬扬的雪花和远处隐隐约约的山林。

那景,真像是在梦里一样。

 

喝酒之间,老乡说曾看过一本书,写了他村里一位上海知青死去的故事,说起那个知青,他唏嘘不已。

我问:“那本书的名字是不是叫《那山那水那嘎哒》?”

他说:“正是,可惜我还没看完,就被别人拿走了。”

我说:“这本书就是我们自己编的,等回上海,我找一本寄给你。”

几个老乡一下子兴奋起来,说:“今天可碰到高人了。”他们一杯一杯地跟我干酒,直喝得一个个脸红扑扑的。

那情,令人永远也难以忘记。

硬闯大罕公路(爱辉过年八)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雪中大罕公路

硬闯大罕公路(爱辉过年八)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大罕公路旁的白桦林

硬闯大罕公路(爱辉过年八)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我们在大罕公路上的合影

硬闯大罕公路(爱辉过年八)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小山东”夫妇在大罕公路上。
硬闯大罕公路(爱辉过年八)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她觉得有点好笑:跑了半天,就为了拍这景?一路上哪儿不能拍到?

硬闯大罕公路(爱辉过年八)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明义批评她:这一样吗?路上随便拍一张,能说这就是大罕公路?

硬闯大罕公路(爱辉过年八)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明义一路上开车,辛苦啦!

硬闯大罕公路(爱辉过年八)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四加子

硬闯大罕公路(爱辉过年八)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卡伦山

硬闯大罕公路(爱辉过年八)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拉腰子

硬闯大罕公路(爱辉过年八)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西岗子

硬闯大罕公路(爱辉过年八)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老青屯

硬闯大罕公路(爱辉过年八)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西沟

硬闯大罕公路(爱辉过年八)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陡沟

硬闯大罕公路(爱辉过年八)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三站

硬闯大罕公路(爱辉过年八)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大岭

硬闯大罕公路(爱辉过年八)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雪封大罕公路入口

硬闯大罕公路(爱辉过年八)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一路雪景一

硬闯大罕公路(爱辉过年八)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一路雪景二
硬闯大罕公路(爱辉过年八)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从大罕公路下来,返程途中再经爱辉,特地去看了田跷,初六我们请老乡吃饭时没见到他。

  评论这张
 
阅读(383)|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