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统考结束·高考病退两地书(六)  

2013-05-28 07:52:21|  分类: 我与我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10日、18日写的两封信收到了吗?这次统考怎样?听说题目都较难?

昨天,老板他们也回到上海了,听他们讲,食堂现在有粮票、现金,所以我马上写此信。你把我吃的伙食账算一算,钱还多多少?粮票加上去年多的一共还有多少?都把它领回来,省得到年底领不出来,一定要抓紧办。

考完试了,你把东西都归拢归拢,把所有要办的事都办好再离开,因为我不会再到生产队去了,只能让你辛苦一点。

听说你饭也不烧,衣服也不洗,经常饿肚子,是吗?我真是不放心。

现在考完试了,你对生活要重新安排。

考分通知大约在什么时候能发?你接到通知一定要马上写信给我,知道吗?一天也不要拖延。

我对写给你的信总是有点不放心,不知你是否安全的收到。我算了算,好像你少收到我一封信,如你没有收到,我会去邮局查的,望你来信把这一切写清楚。

我的病退进度比较慢,后回来的人都把复查材料送到区里去了,我的复查还没有一点消息。前几天去街道问了问,说是现在拍片子的人多,片源都没了,叫我等着。街道一个负责人听了我的情况,叫我自己去开后门,拍片时叫街道负责人一起去就可以。

                                      1978年7月24日 上海

 

你在7月10日和7月18日的来信我都收到了,但前些日子,因忙于统考,一切信件我都搁下没复,请你原谅!

我于7月13日到黑河,住在山东那里,一直到昨天(7月25日)才回到知青点。

今年是全国统考,7月20日开始,一天考两门课,到7月22日考完,共考了五门课。

24日又体检一天,所以我都在黑河。

这次考试较以前都难,估计我的成绩在公社文科考生中还将名列前茅。因而上大学是毫无疑问的,但上什么大学,现在无法预料。能否考到上海?现在只能是碰碰“额角头”了。

这样,我们就要做好思想准备,将来在外地生活。

我觉得这也没什么不好的,省得以后在上海生活有难处(我不说你也懂)。

外地不也挺好吗?雅静闲适地生活,只要我们能每天在一起,那就够了。

 

黑河考试的那几天,热闹极了,考场上尽是上海知青。

每一场考完,校园里便响起上海话的叽叽喳喳的询问声、叫喊声、欢笑声和或惊喜、或后悔的声音。在这个边远的小镇里,上海知青“霸占”了高考的这出戏。无论是文科还是理科,上海知青都远比当地人要考得好。

下乡快十年了,当地人第一次对上海知青的聪明和才智佩服得五体投地,

公社干部那个在中学当老师的儿子,这次也参加高考了,却在初试时就名落孙山。这样的人能当老师?真是误人子弟呀。这次在街上碰到他,他用带着一点嫉妒的眼光远远看着我们的欢乐和交谈。

 

考试的成绩要到半个月后才能公布。而录取通知书将在一个月后分两批下达:一是在8月底到9月5日,为重点大学;二是9月6日到9月15日,为一般大学。

有什么消息我一定会尽快告诉你。

 

昨天回到知青点后,大吃一惊:出去将近半个月,知青搞病退走了一大半。我的宿舍只剩下我一人了,屋里弄得一塌糊涂,桌子椅子什么都没有了,只有灰。炕上堆着我的书和他们不要的破布烂鞋,简直无插足之地。还有他们用木板钉好的两只大箱子,这两只他们嘱咐我帮着托运的大箱子,就像两口大棺材,放在屋子的中央。

你知道,我对宿舍的整洁是十分讲究的,这种埋汰的环境让人怎么生活下去?只有猪和狗才会在这种地方待下去。

山东和老太婆帮助我一起打扫屋子,背了好几麻袋的破烂扔了出去。接着我就把你的东西和我的箱子全搬了过来,箱子就摆在窗下当桌子用。

今天上午,我又把自己的衣服全都洗了,这才坐下来给你写信。

 

以后,我没什么事可干了,干巴巴地等通知吧。

你在上海一定要注意身体,办事不要急。病退,我看肯定是能搞成的,不要去求人,无非是拖一点时间吧,怕什么!你正好趁此时间调养身体。

                                    1978年7月26日 瑷珲

 

收到了你7月24日的信。

你在这里的时候,还有那么多的知青,我们想找一个无人打扰的地方是那么困难。现在这里多么寂静呵!整天只有我一个人。我喜欢闭上眼睛,就像和尚做功一样。因为在闭上的眼睛里,会有你的身影。

你的东西我已经全部搬了过来,我想这些天弄些木板,等到通知一下来,我就打箱子。

另外告诉你,我父母将于8月9日从上海出发到黑龙江来,父亲去参观大庆,他是领队,参观完大庆就回上海;母亲去牡丹江开会,她说开完会要上我这儿来看看。我已同母亲约好,在8月15日去北安接她。

考完试,呆着无聊,我去队里劳动,打了一天小麦,手上起了三个大泡,虎口也磨掉了皮,身上晒红了,火辣辣的。

昨天又帮知青点杀猪,反正就当玩呗,混混时间。

在整理你的东西时,发觉你留下的几本日记,翻开看看,觉得很有意思。你下乡几年进步很大,呵呵,只是日记中错别字太多了。

偶尔翻到你的两张照片,其它的照片我想你一定都带到上海去了。

想起你曾经说过要给我看看你过去的照片,那时没有时间看,如今却想看也看不到了。幸好还有留下的这两张,我想就不打进托运的包里去了,放在我这儿吧。

另外,我想告诉你,自从考完试后,我生活得挺好,没挨过饿,也很讲究卫生。

高考时,认识了不少其它大队的上海知青,考完了,我想去那些知青的队里去玩玩,散散心。

                                     1978年8月1日 瑷珲

统考结束·高考病退两地书(六)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公社部分参加高考的上海知青合影。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