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母亲来了·高考病退两地书(七)  

2013-05-29 23:33:58|  分类: 我与我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每天都在等你的信,但每天都很失望,在寂寞无聊的日子里,不知道干些什么好。

我们之间唯一的联系竟然中断了。

是因为我母亲来了黑龙江,你怕我母亲看到我们的通讯而对我不满意吗?

我不想向任何人隐瞒我们之间的来往,我不想把这种真挚的情感在压力下变得畸型和痛苦。我们可以透露这些信息给父母,慢慢地做一些工作,你说对吗?我们相爱,不是什么错误。

                                       1978年8月15日 瑷珲

 

依在窗前的小台灯下,边听着深夜秋虫的鸣唱,边提笔给你写信,心里真担心,这封信是不是又会遭到你的“冷遇”?

 

窗户开着,可以看见月亮在黑龙江上泛着鱼鳞般的波光。

8年多了,江水依然不变地从眼前浩浩荡荡地淌过,它有着清晨的平静、中午的明亮、傍晚的激荡……还有弥漫在江上那种森林草原的潮湿气味,也透过窗户,扑进屋里。

我不知道还能看着它多久?

 

白天,我抬头在天空中发现了南飞的大雁。

我的心好像一下子被它们悬了起来。记得你离开时,这些大雁也从我们头顶掠过,那时,它们正在北上。现在,它们已经南下,来来回回,同去同往,真是羡慕它们!

我不清楚你为什么要停止给我写信?让我如落单的孤雁。

 

我是8月17日去北安接母亲的,8月19日一起回到生产队。

她在生产队呆了8天,于今天早晨离开黑河。母亲来生产队时,公社一些参加高考的知青也都赶来凑热闹。毕竟下乡8年多,这里还是第一次有家长从上海来看子女。

她走的时候应该是高兴的,我看得出来,因为她在黑河长途客运站检了票后,头也不回地上了车。

临走前,她知道了我的统考分数,这是昨天才刚刚下达的通知,我考了370分。其中数学46分、政治75分、语文76分、地理84分、历史89分。

在我们公社文科考生中,我仍然是第一名,在全县文科考生中,我名列第二。

今年重点大学录取分数线是340分,我超过了30分!

接下来就要看我填报的志愿是否合适。

我有点后悔第一志愿填报复旦,听说黑龙江兵团的上海知青有不少都是老高三,考分要比我们六九届初中生的高。他们的目标都是上海的高校,竞争相当激烈。

而北京的中国人大在停了十年后,今年是第一次招生,只要过了重点分数线,录取的希望是很大的。

按计划,9月中旬要发完全部录取通知书,新生要陆续去大学报到了。

在我走前,行李托运、伙食结账,都会办理的,望放心。

 

我二次上县城考试和去北安、黑河接送母亲用了一些钱,现在身上还余现金60元,估计把伙食费一结,去读书的路费也够了。

万一不够,我会把手中的半导体收音机和自行车卖掉,那样也可以对付下来。这些你都不必操心了。

 

你现在病退搞得怎么样?我担心你脾气急躁,等得不耐心,会把自己的身体搞垮,也会增加心理和精神上的痛苦。你一定不要着急,病退搞不成也不要紧的,就等在上海又怎么样呢?等它个四年,迟早要解决的,而且那时我大学也毕业了,就可以自己生存了。

想再多写一些,但一想到你可能还是不回信,又写不下去了。

                                   1978年8月27日  瑷珲

母亲来了·高考病退两地书(七)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高考结束后,母亲来生产队。摄于瑷珲刚修建的江堤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