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108、四级干部【边境插队手记】  

2013-06-17 20:57:35|  分类: 插队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贫协主任刘承新和队长王根生大吵一架,导火线是分豆秆。

豆秆是东北农村过冬的好燃柴,黄豆脱粒打场时,马绳吐出的豆秆都当场装车拉走,挨个分到社员家。

这天送豆秆的人马虎了一点,当中漏了人家。其实,只要后面补上就是了,可是偏偏连着两车没补,刘承新来提意见了。

王根生正忙着入马绳口,嫌他烦,没好气地骂了一句,俩人吵了起来。

 

这一吵,一连串不顺的事都跟着来了。

24马力的柴油机起火,差点爆炸;电动机的线源接错,找来两个技术员都傻乎乎地没看出来;知青点也跟着凑热闹,跑到队里找队长,说是丢了6只鸡。

 

由于查不出电动机的毛病,打场的夜班停了。

晚上,知青班子趁空开了个会,安排过冬的一系列事务。

也许是大家心情不太好,开始会开得还顺,到了如何吃粗粮的问题上,卡壳了。

知青集体今年分了4000余斤粗粮,除用2000斤换全国粮票给回上海探亲的知青外,还有2000来斤粗粮要大家吃的。

有人说:为了防止一些人在食堂做粗粮时不买,做细粮时多买的情况,建议食堂连续做粗粮,不把2000来斤粗粮吃完就不做细粮。

有人反对,认为这妨碍了大家正常的生活,最好还是粗细粮搭配,每天两顿细粮,一顿粗粮。

但立即遭到回击,用语十分激烈,甚至带着点攻击性。

我让大家好好说,谁知情绪激动的他们无法安静,还有人连连让我别“打岔”。

没办法,都是那年代过来的人,说话习惯“上腔”,喜欢用强加于人的气势来逼使对方接受。

会议对如何吃粗粮的问题没有达成一致意见。

 

会开到一半,队里让我和刘鹏晖跟车去县城送粮。

从县粮库出来已经半夜12点。我和刘鹏晖跑遍了黑河的大街小巷,也没有找到住处。大小旅馆都反扣了门,叫都叫不开。

我们只好再回到粮库,在冰冷的走廊里,盖着麻袋过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回到生产队,听说要开四级干部会。

当年干部的大小有一套数字分级,数字越小,级别越高,听说十三级以上就属于高干。爱辉县上海插队干部中就有八级的大官,比黑河地区领导都要大好几级。

但这里说的四级干部并不是数字级别,而是指县、公社、大队、小队这四级干部。

每年年底,县里都要开四级干部会,这是一年中全县最重要的政治活动。今年开会的通知已经下来,生产队的一把手、二把手、会计都要去,会期是七天。

队委会开了一个短会,把队里的全面工作都交给了我。

 

黄豆打场还没结束,我带着又打了一个夜班。

星儿平静地眨着眼睛,好像在告诉我,这一夜航行顺利;月儿柔柔地弯下腰,好像想低声跟我说:明晚再见。

快亮天了,刮起一阵清风,冻得我下巴都有些麻木。天更冷了,飘起霜粒,就像把天空中的蒸汽冻成了冰片一样,它们在灯光的映照下,晶莹闪烁,慢慢落下。

 

远处,鸡鸣狗吠,百家农户升起了缕缕炊烟。打了一个夜班的社员看到了晨曦,格外精神起来,赶马的吆喝声,相互打闹的嘻笑声,合着“突突突”的脱谷机声,洒满了场院,迎着即将升起的太阳。

 

已经第五天了,夜里干活,白天处理事务,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

夜班结束回去路过大队部时,烧火的老贾头仔细地看了看我的眼睛,说:“回去一定要马上睡觉!”

想起昨晚,贫协组长刘承新也想代我打半个夜班,说是让我歇歇。我说:“没关系,还能顶住。”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