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112、选举大会【边境插队手记】  

2013-06-21 19:30:53|  分类: 插队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产队一年一度的班子重选开始了。

队里部分老乡本来就暗中酝酿让王根生落选,现在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因为王根生要走,招工材料都报到公社去了。

但这些人想结束“知青当政”的局面却并不容易,因为老乡心不齐,而知青很团结,在选举大会上,我被选为队长。

队委成员中,生产队长老吴、车马队长何明英、妇女队长张春芳、会计兼团支部书记刘鹏晖,也依然是两位老乡两位知青。

但保管员的人选遇到了麻烦。

 

原来的保管员李胜俊再三提出不想再担任,因为他听说有人在散布他手脚不干净啦,年轻时有过生活作风问题啦等等。

参加生产队整顿班子的工作队提名让王喜奎接任保管员。

 

王喜奎以前在队长这个位置上上上下下好几回,落选后看到由上海知青王根生当了队长,便当了一年的“摇头派”。如今王根生要走,王喜奎来劲了。

选举大会上,对提名王喜奎当保管员表示支持的36人,反对的35人,弃权的4人,不同意见之间势均力敌。

 

会后,知青骨干开会讨论知青点的事务工作,选举昊宇担任知青点负责人。

会上,大家免不了对保管员的人选议论了一会,结果争论得不可开交。

我谈了自己的看法:

建议王根生在没有走之前担任民兵排长,刘鹏晖不再兼团支部书记,提名由昊宇作为团支部书记候选人。

这样,在新班子中,队长、妇女队长、会计是上海知青,生产队长、车马队长和保管员是老乡,而队委的另外三个自然成员:贫协主任、民兵排长和团支部书记中还有两名是知青。九名队委上海知青占了5个,已经是主要力量。谁来当保管员都改变不了知青在队委中的主导地位,所以知青不必介入老乡之间的矛盾,不妨投个平均票,尊重大多数老乡的意见即可。

大家同意了我的看法。

 

而村里南北两头本来意见不统一的社员,也进行了私下里的串联。本来住在北头的社员对南头的李胜俊有意见,现在也倒过来支持李胜俊了。这与其说是对工作队提名的王喜奎不满意,还不如说是对工作队的不满意。

 

于是,在第二次表决中,出现了一边倒的现象,李胜俊被选上了保管员。

但李胜俊对此结果却并不高兴,没说当也没说不当,蔫蔫地什么也不说。

工作队见自己提名的王喜奎没被选上保管员,也很无奈,见到我就说这个生产队的水很深。

工作队为了把所谓很深的水摸清楚,天天召开会议,一脸的严肃,弄得大家很紧张。

除了部分老乡见还是“知青当政”心里憋着劲外,其他老乡也被天天的会议搞得筋疲力尽,出工干活的人很少。生产队的打场任务还没完成,车马也都闲下来了。

 

第一次召开队委会,我提出首先一件大事就是动员出工,保持正常生产。全公社的打粮差不多都结束了,开始投入到以改土为中心的农田基本建设中,就我们生产队,黄豆还没打完,劳动力全部被拖在打场上,社员越干越疲沓。为了改变这种被动的局面,我建议集中两班人马为一班,抓紧中午和下半夜电力充足的时段,连轴转它两宿,攻下这个最后堡垒。

会上我还提出两点:一是科学种田,由王晓雁担任科研组长;二是规划长远,建水泥晒麦场,由云龙负责施工。

我对这两名知青的提名,是想把一些正直的知青团结起来,让他们在队委之外发挥作用,和我一起挑起生产队的重担。

 

劳力重新组合后,仅仅中午一班打场就把堆积如山的豆垛消灭了一半。如果顺利,再有一夜就可以拿下打粮。

但就在打场结束的最后一天,出了一个插曲:

今年豆秆不够分,队委会商量决定,按顺时针的顺序,最后一车豆秆应该分到王喜奎家。剩下几家,由队里用煤到别的生产队串换一些豆秆来补足。

但王喜奎下午跑来对我说:“曹士英把最后一车豆秆拉到自己家去了!”

曹士英的家挨在老王家下面,怎么能跳过老王家,把豆秆卸到自己家去呢?

我赶到曹士英家,他正准备解绳卸豆秆。

我拦住他:“这最后一车往哪儿分?”

他说:“不知道。”

我问他:“前面那一车轮到谁?你往那儿送的应该知道吧!队委会定下来的顺序,你也应该知道吧!”

他见我问得紧,就说:“这最后一车应该是老王家,但以前他分草时没给我分,我也就不给他分!”

我说:“你们以前那些事我现在不管,但我要告诉你,你这是搞报复,而且是违反了队委会的规定来搞报复,这对吗?”

曹士英楞了一会儿,不想和队委会作对,老老实实地回答:“不对。”

我说:“那么,你把这车豆秆给老王家送去!”

 

王喜奎以前当队长时尽管有很多错,但如果现在错上加错地来报复,生产队就会陷入复杂的矛盾中。我必须用简单化的办法来处理,那就是一切按规定做。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