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123、评分交锋【边境插队手记】  

2013-07-02 12:40:16|  分类: 插队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队里有五辆牛车,与胶轮的大马车不同,那轮子是铁条箍的木轮,老乡称之为花轱辘车,用牛拉的,你说能快吗?

所以,赶花轱辘车的是一些上了岁数的老头,是生产队里的二线活。

平时这些赶牛车的老头由贫协主任刘承新带着,倒也不用我担心。

可是有社员反映,赶牛车的一天要挣一个半工,15分,比上大田干活的青壮年还多,这不合理。

 

开队委会时,我把问题在会上摆了出来。

贫协主任刘承新马上追问:“提意见的都是谁?”

我避开是谁这个问题,说:“不管是谁,我们就事论事。赶牛车的要比下大田的壮劳力多半天工分,会不会影响一线生产的积极性?”

队委会其他成员碍着贫协主任的面,沉默。

老吴打圆场:“那就13分吧。”

我说:“还是多了一些。”

刘承新看着我说:“多什么?我们要比大田的人晚下班一个小时呢!”

几个知青队委忍不住了,笑着说:“那是牛车走得太慢,就算晚一个小时,12分也到顶了。”

刘承新不高兴了,把手一挥说:“那也不是你们说了算!”

我说:“这样吧,晚上正好要开社员评工分会,就放到社员会上讨论,由大伙一起来决定吧。”

 

晚上,社员一听说讨论牛车工分,几乎异口同声喊:“10分!”

现在已经进入春忙,在大田干卯子工的最高分是12分,二线活给10分是正常的。

我问几个赶牛车的老头同不同意?他们支支吾吾地说:“大伙说了算。”

刘承新显然不满意,脸都挂了下来,但知道再说什么也没用了,抽着自己卷的大喇叭烟,什么也不说。

 

接下来进入每季度一次的工分评比。

评工分是最令人挠头的事,本来乡里乡亲的,抬头不见低头见,但评不好就会结下梁子,见了面像仇人一样。

现在是四月份,评的是一季度的工分,整个评比很不顺利,一直评到半夜。

主要是因为大家对身强体壮的王加顺和吕永田两个人有意见,他们一冬天大部分时间没出来干活,就像小丫说的,是“在家里猫冬的大老爷们”。见自己被评了二等工,他们面子上下不来,不服气地争起来。

见他们争了好半天,知青陈国明和王晓雁站起来说,自己被评上一等工太高了,主动提出降为二等。

这一下会场鸦雀无声。

 

国明自从上海回来后,就像变了个人,大田干活从不叫苦叫累,打场时经常加班加点,每天只睡五六个小时,所以被评上了一等工。

王晓雁是女知青,负责科研,但一冬天都在一线刨粪没歇过一天,备耕时又起早贪黑测量土质,再根据种粮品种,制作了不同地块的施肥表格,使今年购买化肥针对性强,生产队资金用在了刀口上,获得了大家的肯定,在队里是少有的几个被破例评上一等工的女知青。

大家没同意他们自愿降等的请求,而是拿这两人干的活与争工分的人比了起来。那两个大男人自觉没趣,坐在那里再也不发一声。

 

本来,生产队一把手这活就不太好干,现在,为评工分的事,我又把自己顶在了风口浪尖。当然,我并不害怕,无论我得罪了什么人,只要我自身过硬就行。

我提醒自己将来不要因为开会多了,处理事务多了,第一线劳动就少了,与社员接触也少了。

第一线劳动少了,以后就干不动了。一上大田就老拉在社员后面,社员会看不起你,你想要让社员干活,社员就会拿白眼看你。

与社员接触少了,就会无形造成一堵墙,隔着墙,你听不见看不见,就像瞎子聋子一样,走不动路拉不开架子,最后要么堕入到命令主义,要么堕入到优柔寡断,没有人会帮你。

对知青当队长的我来说,本身还有一个先天弱点:缺少农业技术,缺少生产经验,如果再“两多两少”,那就更没有后劲。

我不想到年底又成为一个被换下的队长,我希望从我开始,这个生产队能有一个连任下去的队长。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