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128、春回大地【边境插队手记】  

2013-07-08 13:43:52|  分类: 插队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工了,我把马缰绳挂在马脖子上,让它沿着水渠自个儿回去。马儿有灵性,马蹄踩着水花声直奔地头迅速远去。

我蹲在稻埂上,先把泥泞的水靴洗得干干净净,湿漉漉的水靴在夕阳反射下锃亮锃亮。

然后,我搓洗着双手,两手的食指由于拉缰绳,指纹已经磨平,光滑鲜红;其它几个手指的指纹却象旱地的裂纹一样,碎成了一个个小块。那一个个小块的裂纹里嵌满了泥,洗也洗不净了。

我用这双粗糙的手蘸了水,抹去脸上、脖子里的泥巴,浑身感到无比的轻松。

水稻播种这一仗终于结束了。

 

踩着尘泥不染的水靴,我轻松地走在光溜溜的稻埂上。

傍晚,霞光红满天,喜鹊喳喳归巢。

600亩稻田池,一块块平如镜面,映着蓝天,赤色的云彩宛如从稻田的水里飘然而过,像一幅美丽的图画。

最早撒下稻籽的水田里,稻苗已经在静静的水中露出了嫩嫩的尖儿,那几块混进小麦的稻池长得特别茂盛,也许是腐烂的麦籽成了水稻最好的肥料?

我感到特别高兴的是,每年种水稻拉水耙,队里都要累死一两匹马,但今年没死一匹。社员都说自从曹士英喂马后,马劲儿也大了。

 

几个扛锹下工的社员快步从身后超过我,打着招呼:“快走啊,回家的马车都套好了!”

坐上车,马车离开稻田。

接下来四个多月,水稻的田间管理就交给三位水稻技术员了,直到9月底,我们才会前来收割水稻。

一路上,我左右望望,辽阔的田野里,正一片复苏景象。

那一马平川绿茸茸的是小麦,麦苗儿绿油油的就像地毯一样;那起垅后压过滚子的是黄豆,豆芽儿一溜拱出了土,歪着脖子打量这新奇的世界;那垅上有一个个脚窝的是苞米,如针尖般嫩绿的芽尖儿钻出脚窝,充满了生命力。

 

想起今年的“哑炮”、“四号病”、“稻籽掺麦”、“夜间喂马”等一系列看似不好处理的事,都得以平缓解决,我突然有点感谢这些事件了。正是在处理这些事件的过程中,老乡和知青之间的关系有了改变。有道是鸟笼里飞不出雄鹰,脸盆里出不了鲸鱼,这些难以把握的是是非非,不正是对自己最好的锻炼吗?而且也得到了越来越多社员的认可,我可以直接感受到社员的干劲起来了,在整个稻田播种的半个月里,出现了许多不计报酬的忘我劳动。

 

我没回知青点,路过贾大爷家时,我进去看看,好多天没看到他了。

贾大爷听说水稻地的活儿干完了,非常高兴,说:“今天正好在江里打了条鲤子鱼,咱爷俩弄点酒庆祝一下。”

酒过三杯,临时断电,贾大爷点亮了蜡烛。

这蜡烛刚点燃时,非常亮,等到它把蓬松的芯儿烧掉一部分后,就暗了下来。接着,火苗慢慢融化了芯儿根部的蜡油,干燥的芯儿吸收了被烤化的蜡油,这时,火苗才又明亮而欢快地跳跃了起来。

我觉得自己就像这根灯芯,我已经在吸收融化的蜡油了吗?

 

知青的主体在下乡前是红卫兵,登上列车出发时挥着红宝书,刚下乡时排队出工喊着口号,斗志昂扬带着狂热;就像非常亮而蓬松、还没有吸收了蜡油的灯芯。

在农村四五年后,开始出现了分化,一部分变得务实了。他们面对真正的现实,回归了正常的人性,就像灯芯吸收了融化的蜡油。

当然,也还有另外两种人,第一种是从狂热堕落到了颓废,对人生悲观失望;第二种是继续狂热,依然保留着当年的习气。

这两种人都不多,但对知青集体的损害,尤以第二种人为甚。好多知青点在下乡中后期的分裂和对立,都是因为这第二种人的缘故。我们有时也可以从日常生活中感受到他们的咄咄逼人:

一、争论问题强词夺理,吹毛求疵,有时甚至是卖弄嘴皮子,没有共同商量、讨论、分析的气氛。美名其曰:争论。

二、对别人的错误,习惯叽笑、讽刺、哄闹,或者是训斥、排挤,没有中恳、热情、细心的将心比心的关怀,美名其曰:直爽。

三、逢事主观焦躁,随心所欲,不可阻挡,一碰则跳,没有组织纪律的约束,美名其曰:独立。

四、有不同意见便骂骂咧咧地要争论,甚至使用一些感情上过火的字眼,没有让别人把话说完的气度,总想在气势上压人一等。美名其曰:干脆。

五、总以为自己了不起,总拿自己长处去比别人的短处,看到别人的优点就像对自己有什么不利一样地难受,缺乏互相激励勉励、携手共进的风气,美名其曰:不会客套。

六、不愿去做细致平凡的、踏实不起眼的小事,碰到大事则又怨天骂地,责怪领导没给自己好条件,美名其曰:不想被利用。

七、办事总是纸上谈兵,虽然慷慨激昂、话语不绝,但却拖沓懒散,犹豫不决,就像三国里的马谡一样,成事不足而败事有余,美名其曰:敢于想像。

八、爱出风头,爱拉山头,喜欢形成小圈子,就像蚕作茧一样,自己把活动的圈子束缚得很小,津津乐道于少数所谓精英的情趣和理想,没有广泛的群众联系,美名其曰:有志青年。

此等牛皮哄哄,在东北这块广阔无垠的田野里,在变化无穷的大自然里,在务实老练的农民和回归了正常人性的知青眼里,显得可笑而讨厌,人们惟恐避之不及。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