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137、公开拗劲【边境插队手记】  

2013-09-09 08:41:41|  分类: 插队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晚上评工分,吕永田演了一出戏。

吕永田是生产队的兽医,前些年由贫协主任刘承新介绍,从关内来此落户。

他凭着出身好,再多少沾着点贫协主任介绍来的光吧,平时干活不咋地,每次评工分都只能得二等,但一到年底“算盘响换队长”的时节,就显得特别活络。

前两天,有人向我反映,他给社直干部家的鸡鸭猪鹅打针时,收了钱,却没入生产队的账。

我派人调查得知,钱不多,总共才二十七八元被其私掖。我想忙完评分这件大事再找他谈话。

谁知有人将我派人调查他私掖钱款的消息透露给他了。

吕永田得知后非但没有主动来向我说明情况,而是选择在评工分会上主动向我发起进攻,想用政治上的威势把我这个队长轰下台。

“吕永田。”主持评分的会计刚报出他的姓名,“二等!”像往常一样,社员听到他的名字几乎异口同声报了这个数。

但吕永田却同往常不一样,他站了起来大喝一声:“凭什么?”

大伙有点发愣:这家伙怎么了?

 

吕永田继续用大嗓门吼道:“我要问问队长,你在生产队依靠的是什么人?你对我们贫下中农就是卡、卡……”

大家一阵哄笑。队里已经好长时间不搞政治运动了,陡然又出现这种腔调,把大家又勾回了过去,都觉得有点好笑。

吕永田觉得有点不对路子,用政治斗争这套唤不起大家的共鸣,就换了一付可怜相:“队长,你对我有成见,打击报复,给我穿小鞋!”但他举不出事实来。

我说:“别扯太远了,大家继续评工分。”

社员一声大吼:“二等!”

李树田回头扫了大家一眼,只得无趣地坐下,嘴里恨恨地骂了一句:“他妈的!队长瞎了眼!”

 

散会后,昊宇和我走在一起,说起吕永田刚才会上骂人的事很气愤。

我说:“当队长得罪人可真容易,这个也没办法。可这二等工是大伙给他评的,我一句话也没说,他如此反常地针对我,看来是另有目的。”

昊宇问:“他有什么目的?”

我说:“事情还在调查中,现在不好说。”

 

正说着,只见前面有人跌进了路边的沟里,大叫大嚷的。

我跑过去一看,跌进沟里的是吕永田,他在沟里叫着:“操,好你个肖明!”

肖明站在沟上,对他说:“哎!别怪我,这么多人挤我,我也是没办法。”

原来,这帮人走路嬉戏打闹,硬是存心把吕永田挤沟里去了。

一群知青和老乡在边上哄笑而过。

吕永田从沟里爬出来,见我看着他,他不理会,一边自言自语地说:“哼!想整我,没门!”一边拍打着身上的土,自顾自走了。

 

第二天,我和贫协主任刘承新一起找吕永田谈话。

我开门见山:“要是早在评分前就找你谈,就没昨晚那出戏了。你自己先说吧,打针不入账的钱一共有多少?”

吕永田对我瞪着眼睛说:“你污蔑人!”然后他用似乎很无辜的眼神看着刘承新。

我跟刘承新事先都已经把调查结果研究过了,得出的结论一致:这家伙手脚不干净,要好好敲打一下。

刘承新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说:“你就不要再犟了,自己有什么事自己心里还不清楚?”

吕永田软了下来,说:“可能是忘了入账,有四元多钱吧。”

我根据调查的结果,一一和他对账,像挤牙膏一样,最后他老实了,承认了所有的调查结果。

我对刘承新说:“这样吧,让他写一份检查,范围也不要太大,就由贫协出面召开个贫下中农会,在会上检查一下。”刘承新一听,点头应承,他也不想把这事闹大,毕竟是他介绍来的人。

我最后对吕永田说:“你出身贫下中农,而且已经有了孩子,应该懂得做人的道理。不是我想整你,而是我想帮你。现在看上去是二十几元钱的小错误,再这么下去积累到几百元,来查你的就不是我们了。你不想和家人平平安安地过日子呀?”

此时的吕永田,唯有点头称是,喏喏而去。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